沉迷jojo的阿狸

【JOJO混部】J大的奇妙校医处

JOJO的奇妙大学:J大的奇妙校医处

——

预警:

学院PARO

J大全名The University of Jostars

出现的角色不是老师就是学长学姐

路人视角

第一人称

替身使者出没

“我”也是替身使者【对,这次是克里斯】

我真的不知道波纹基佬组到底是JC还是CJ,我觉得只要他们两个好好的就OK了QwQ【这就是你不打tag的原因是吗……】


我不知道我在瞎写什么东西,如果出现了很糟糕的情况请不要对jojo以及荒木老师产生负面情绪,OOC在我,都是我的锅。

—————————————————————————



 

当我收到我们学校校医处的通知时,我是懵逼的,相当懵逼。事先说好,我没有手贱也没有手癌。我记得清清楚楚,“在校医处实习”是我的第三志愿。

 

不要提醒我“我们学校能救死扶伤的替身太少了”这句话,我聋,听不见的。

 

 

话是没错,我们学校能救死扶伤的人确实很少,除了逐年递减的波纹使者和逐年递增但救死扶伤人士一个没多的替身使者,我们就只剩下一群逼急了就往你脸上怼石鬼面的家伙了。


能救死扶伤的不多就算了,问题是我们学校不少人确实秉承着“生命不息,作死不止”的优良观念,在各位老师和同学生气的边缘拼命试探【还有一jio就跨了进去的】。有时候作起死来,我就很想把他们统统变成小婴儿,然后送到花京院老师那里去:)【河鳝的危笑】

#典明粥警告#



话说回来,其实我觉得带上石鬼面也没有错到哪儿去啊。你们仔细想想,带上石鬼面、变成吸血鬼,从此以后你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你生病旷课了。多好!【就是不能和太阳做朋友而已啦,放宽心……】

 

突然看我做什么?我是替身使者,不带石鬼面的,我不是吸血鬼。

对,就是没法救死扶伤的那种替身使者。

 

作为一个基本没法救死扶伤的替身使者,我一开始不是很懂到底为什么最后录我的是校医处而不是别的什么,直到J大最重要的年度庆典开始的那个夜晚——

 

 

柱之男,永远是校医处高度戒备的存在之一,尤其是在J大狂欢之夜的时候。以完美老师——卡兹为首的柱之男在狂欢夜是会喝酒的,不要不可置信,反正他们都过了不可饮酒的年龄很久了。

但·是,这不代表随便让他们喝就行了。柱男喝嗨了有很多种表现形式,我们可以举图为例……当然,为了我的人身安全以及我成绩的人身安全,我是不会以图的方式告诉你柱男喝嗨了到底是什么画面的。

#快回想起来,我是个环境生,环境生大一要修不少卡兹老师的课的!#

 

今年的狂欢夜已经过去,作为一个大一的替身使者,我还是感到惊恐了。

 

 

全校所有教职员工和学生都会参加狂欢夜,校医处也不例外。杰洛·齐贝林先生和吉良吉影先生带着几位日常坐镇校医处的学长一同参加这次庆典……哦,还有我。

啊?你问我为什么文学院的吉良吉影老师也在?开动一下你的小脑筋,我说的当然是有船医经验的那位吉良吉影先生。

 

“酒,不喝不行。”

讲道理,我真的不知道是谁说的,但就是迷之耳熟。反正学校庆典上会有酒水这种东西混进来,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应该得归咎到某些大人身上……

 

 

 

 

回归正题,校医处是以平日里医疗小组的规格参加

 

第一次惊吓出现于十一点,狂欢夜开始后的两小时,来自于桑塔纳。根据他可靠的对门住户提供的信息,桑塔纳晚上七八点就睡了。这位柱男犯困真的不怪他,换我我也困成狗啊……一个很困的柱男,他会对柱子、墙壁以及岩石表现出极其强的执念【就像你困的时候会很思念床一样】。桑塔纳很困、还喝了一点酒,表现出了轻微的危险状态。在Dio教授历来high到极点的操作和WRYYYYY的背景音乐下,桑塔纳眉头一皱,当场就想抱着安杰洛石不撒手了。安杰洛石当时就不好了,哀嚎惨得好像桑塔纳要对它做些什么18X的事一样。

结果?结果当然是桑塔纳被波纹使者们拖回他宿舍了。

 

 

第二次惊吓是Dio教授。放心,每年都会有Dio教授的身影。我只不过是去喝杯葡萄汁而已,一抬头就看见空中飞过一个压路机。这下倒好,喝嗨了的同学基本被飞过的压路机吓清醒了。

在此我要感谢乔纳森教授和空条教授。要不是他们出手相救,那我们全校医处的人都要连夜加班到猝死了。

 

 

第三次是阿雷西,我当时看到周围有一片超过幼儿园的存在了。但很快危机就解除了,这位替身使者被什么东西砸到了脑袋陷入昏迷了。为了谨防二次事故的发生,我们暂时把阿雷西安置在了手术室。放心,我们开着无影灯,不会有事的。有事的话,我们永远能在被变没之前敲晕他的:)

【另外,砸晕阿雷西的似乎就是之前压路机的零件:)】

 

 

第四次惊吓依旧是来自于柱男,这次我们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一位并不会用波纹护体的同学完全没有注意到瓦姆乌就在他不远处。他一嗨、一跳、一皮,一胳膊就搭到瓦姆乌身上了。然后……然后这位同学被吞掉了一部分胳膊【感谢瓦姆乌及时发现并停下了无意间吃同学的行为】,最后被我紧急止血然后送进了校医室。被迫加班的乔鲁诺学长脸色已经相当不好了,站在门外守着的我都能听见里面的训话声,以及“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第五次……说出来很丢脸,第五个把我吓到的是迪亚波罗。一转头一个粉色且带着奇妙斑点的不可名状之物冲着我的脸就过来,吓得我条件反射就是一拳。等我反应过来那是迪亚波罗时,他已经脚下一滑,直接pia的撞到了从校医处出来打算继续嗨的Dio教授。结果可想而知——真没人性,老板又死了。

#你觉得Dio会放过一个到嘴边的面包吗?#

 

 

过完了狂欢夜,我算是明白为什么我在校医处了——拿Out Of Time来止血、杀菌。超越时光勉强满足前者、非常满足后者。对于前者,反正是让时间倒着跑,流掉的血虽然不会倒回来,但剩余的血管还是让我勉强把时间徘徊在还没来得及破裂的前几秒了;而后者,遇到像“伤寒玛丽”这个类型的,把病毒和细菌的时间倒回到出生前就没事了,再不济也能回到病情初期。

 

作为一位校医处的半个工作人员,我发自真心的提醒各位学长学姐、学弟学妹还有同级生——千万千万不要作死、更不要搞事,校医处的大家都很累的!

#来自校医处的愤怒#

#再搞事一个个都去乔纳森教授那边体会什么叫“打到你哭为止”或者自己去和乔鲁诺学长谈谈。#

 


顺路提一下,去年庆典上发生的事故有:

  1. Dio教授不知道喝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不仅WRYYY个没完,还一边喊着“我真是High到极点了”并开始了搞事,最后被考古系教授乔纳森先生捶进了校医处。【真想知道乔鲁诺学长当时看到Dio教授时的表情是怎么样的……】
  2. 被酒精稍稍麻痹了大脑的安纳苏当场再一次和徐伦学姐表白,完全忘了自己身后就是空条教授。后果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啊啊,那久违的欧拉警告。
  3. 有人当场吐槽仗助学长的发型,这种典型作死案例,结果我们都懂的。
  4. 迪亚哥老师好像变成恐龙了,一边WRYYY一边跑,考古系和教古生物的教师们跟疯了一样在后面拽着学生们讲解恐龙的故事。其丧失病狂程度大概比恐龙可怕多了。
  5. 有一位自称是来送龙舌兰的高大“女士”出现在了现场,当时,被许多姑娘们包围的西撒教授脸色有点不大妙了。

除此之外,几位德国学生因不明原因被椰子(?)砸了脑袋。


说起来,其实我很好奇神秘的“龙舌兰姑娘”呢……_(:з」∠)_有人透露一些消息吗?【超小声】

【JOJO混部】致学弟学妹们的信

JOJO的奇妙大学:致学弟学妹的一封信

——

预警:

学院PARO

J大全名The University of Jostars

出现的角色不是老师就是学长学姐

路人视角

第一人称

替身使者出没

“我”也是替身使者【且名字依旧有毒】

我真的不知道波纹基佬组到底是JC还是CJ,我觉得只要他们两个好好的就OK了QwQ【这就是你不打tag的原因是吗……】


我不知道我在瞎写什么东西,如果出现了很糟糕的情况请不要对jojo以及荒木老师产生负面情绪,OOC在我,都是我的锅。

—————————————————————————



讲道理,我是真的没想过考进J大。对,因为我觉得我学习真没达到进入J大这个“大佬遍地走,学霸多如狗”的地方。但是,我还是进了J大,学渣如我,居然进了J大?!

嗯,然后第一个学期就亮红灯了。

就很蓝瘦。

我隔壁的隔壁的隔壁是学物理的,这位老铁安慰了我。据他所说,他们教授年轻的时候不仅没好好学习、似乎还在道上混过、现在有时候还能掏出一把扳手什么的,但人家现在可是物理学教授。

嗯,我一定会洗心革面、好好学习、出人头地的……嗯,等等???!

 

但总而言之,我还是好好努力开始了我新的一学期。哦,对了。我刚刚忘记说了,我今年大一,念的是都不知道找不找得到工作的环境学,还有,我的名字叫Christine Voorhees。什么,没听清?没关系,这不重要。反正我也不会重复几遍的。那好吧,我再重复一遍,我叫Christine Voorhees,Christine就是斯蒂芬·金的那个《克里斯汀》,Voorhees就是《黑色星期五》的那个杰森。

啊?冷静点,冷静点,我没有恶意的,我不是车,也不会用大砍刀砍人。我只不过是个能看到点有趣东西的贫弱面包而已。对,就是贫弱、可怜又无助且十分常见的小面包。我拒绝再次重复刚刚的话。

 


咳咳咳,回到正题。


 

这个学期,我选了地质和一堆奇妙的课。当我告知我一个地质系的朋友的瞬间,她露出了微妙的表情——“你加油。”

等我上了地质课,我懂了。我们老师,叫卡兹。

 

等等,为什么完美老师卡兹会出现在我们地质系啊?等等,他不是常年制霸大四生物系最难课程和偶尔来大一客串生物进化单元的吗?

 

“卡兹老师最开始就是地质、生物双修的。他什么都能教,就是物理不大好。”友人露出了一种奇妙的眼神,“平时卡兹都在大四游荡,这学期不知道怎么的跑来一年级了。你加油,我估计帮不上你了。”

 

是的,我也觉得。学校论坛上有不少关于卡兹老师传说,上至赞美卡兹老师为究极生物,下至卡兹老师今天出的题也一如既往的让人放弃思考。说实话,我觉得我这学期地质可能要GG了。

 

你以为我只会在地质课上见到我们的完美老师——卡兹吗?不不不,不止地质,还有吉他课。当我走进教室、看见卡兹老师的瞬间,我差点以为我走错教室了。但在看见我们教授一边教我们弹吉他一边发出win~win的声音之后,我选择放弃思考。看见就看见吧,我已经不想再思考了,好累。

 

 

 

除了一周五天每天都要见见卡兹以外,我当然还有别的课啦。数学一如既往还是普奇教。准确的说,应该是我数学太烂,被迫重修OTZ。老师一紧张就开始数质数,我学了一个学期微积分,结果记得全是质数,顺便还了解了一下隔壁法学院教授——DIO。作为一个连续一年在普奇教授手底下学习数学的人,我觉得我即将被普奇教授安利成功了。

#不要问我神学教授普奇老师为什么还教数学,被一段质数就知道了。#

#讲道理,今年期中数学这么难,你说我往上面写“DIO SAMA赛高”之类的东西能加分吗?#

#来来来,DIO大法了解一下#

 

 

 

DIO先生无时不刻都会出现在我的耳朵里,除了日常安利“DIO大法好”的普奇,我的好基友就是学法律的,虽然还没触及DIO教授的课,但每次路过的时候倒是经常会听见“贫弱贫弱”、类似“木大”的发音、奇妙又余音绕梁的笑声以及类似于“WRYYYYY”的声音。感觉有些可怕呢……但是就算DIO教授把学生称为面包、日常觉得学生贫弱还要大笑、发出“WRYYYYYYY”的声音、从作业到论文再到大考都难度爆炸,也改变不了他颜值巨高、魅力爆表、男女通吃(?)。

【比如住我隔壁的香草冰……呸,瓦尼拉·艾斯就是一个整天沉迷DIO的大二学长。】尽管他不是法学院的,但是凡是DIO的课,他必上,一节都不错过。

#我当时就惊呆了。#

 

 

 

哈?你说为啥我隔壁住的是男同学?我跟你们说,我们J大的宿舍,男女混住,卫生间也公用。上个厕所一开门就是异性开门杀什么的早就习惯了。

#上厕所被一个刚刚出浴的男子惊到那就太贫弱了!#

 

 

 

我说到哪儿了?哦,香草冰……咳咳是瓦尼拉。讲道理我到现在都没搞清楚瓦尼拉是哪个系的,但是我知道他和我们大学击剑俱乐部的波鲁那雷夫关系巨差。准确的说,似乎历届和DIO好的家伙和历届与和若干JOJO们好的家伙从来都是不对付的。讲道理,我一开始是不信这种说法的,直到我某天看到香草冰和波鲁那雷夫——

啧啧啧,他们见面的架势啊……某天打酱油路过的我差点以为波鲁那雷夫要拔剑插死我邻居了。啊啊,学长们之间以及教授们之间的关系真错综复杂、叫人惊叹呢。

 

 

 

话说回来,我除了经常在卡兹和普奇的支配之下,还要去海洋系感受空条教授沉重但好过卡兹的爱——的“拳头”。讲真,要不是我也是个整天沉迷动物并乐于和空条教授交流海洋动物心得的人,我觉得我的海洋学可能会比较悬。虽然空条教授有着逆天般的颜值。对,就是那种“他教得再这么难,我也要为他的颜学下去,就算没过我也要重修”的那一类。至于我,我当然是还是想一次过比较好了。隔壁瓦尼拉看我的眼神都快露出凶光了,毕竟我不仅没有吃他的安利(选DIO的课),还去上了人家死对头的课。我承认我最喜欢的冰激凌是香草口味的,但是我隔壁那个叫香草冰的学长真的很可怕啊。

#叫Vanilla的那位学长,请不要随便拿cream开洞,更不要用cream在墙上开洞以监督别人去选DIO的课。我跟你讲,现在选课时间早就过了。#

 

 

至此,我要重申一遍,J大是个奇妙的地方。赞美J大。虽然我们宿舍每天都有种让人以为发生了替身攻击事件的错觉、我隔壁住着个奇装异服、露大腿还特别喜欢往墙上开洞的学长,但是我还是要赞美J大。J大真棒,我能到J大来真是太好了嘤嘤嘤!

 

作为一个男女比例不大对、宿舍还偏偏男女混住的学校,我对门住的也是个男的,叫桑塔纳,也是地质生,纯种柱男。我和他同一节地质课也同一节实验课。本来以为最多是个老乡什么的,结果没想到他和我们实验课助教之一·瓦姆乌差不多大,还都是被卡兹老师以及实验助教之二·ACDC带出来的。

 

桑塔纳经常为睡觉而翘课,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修机械工程的修特罗海姆就天天来敲他门喊他上课,神烦。老铁,别敲了,再敲下去我这儿破墙的就不止香草冰一个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修特罗海姆的敲门让我基本每天上课都很准时。

(终于不用盯着卡兹老师的视线走到座位前,或者和卡兹老师一同进入教室了……)

 

 

讲道理,我觉得我大学四年可能或多或少都会和柱男四人组有关了。比如乔瑟夫·乔斯达老师,这位老师地质、物理双修,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卡兹提到他的时候都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

#作为一个迟早要学物理的人,能让卡兹老师露出那种表情的教授一定不容小觑!#

 

 

在J大呆了近一年了,我觉得我可以稍微(对,只是稍微)给学弟学妹们补充一些重要的“生存指南”:

  1. 我们这里分配宿舍是看玄学的,大家记得观察一下左邻右舍以及对门都是什么人。如果发现有人使用“看不见的力量”做一些奇怪的事请记得打J大的学生服务中心SPW热线,或者打电话给名字念起来能发出“Jo”音的老师、学姐和学长打电话(前提是你有他们的电话号码……)。
  2. 遇到空条学姐,不要赞美她赞美个没完,并散发“天哪,我好喜欢她,想和她结婚”这种气息。【空条教授不仅无处不在,可能还会欧拉警告你的】更不要去和学姐表白!【你就是下一个安纳苏!】喜欢学姐可以理解【我跟你讲学姐她超帅啊!】,但是在空条教授面前你最好乖巧一点。(这一条很重要,你一定要仔细看,记在心里!)
  3. 不要跟你们空条教授BB“观察海星真无趣”这种话。更不要抱着“老师一定不会仔细看的”这种心态瞎写作业糊弄老师。我跟你们讲,空条教授有精密性A的白金之星。
  4. 虽然考古系教授乔纳森·乔斯达人好、绅士还给分高,你要是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那可能是“打到你哭”的那种结局了。想知道真相的人可以去打个电话问问SPW。(当然,不怕死的可以去亲自和法学院的头头、传说中的埃及扛把子——DIO教授谈谈)
  5. 和柱男们保持距离。对,保持距离。他们饿了的话,你跟热情的他们拥抱会要被送进以杰洛·齐贝林医生为首、乔鲁诺·乔巴纳、东方仗助两位学长坐镇的校医部急救的。【←这是运气比较好的时候,不要问我运气差会怎么样。想知道去问我对面的桑塔纳,他现在饿了,还不想去宿舍的公用厨房烧饭。实在不行你试试看找迪亚波罗教授谈谈。】
  6. 不要和你们米斯达学长提及任何与4关联的东西。【P.S:告诉他“S”的发音和中文的“4”发音相同这种事也别了,那实在太残忍了。】
  7. 不要因为护理系的东方仗助学长人美心善、特别天使,就去和他聊发型,就算是“学长你的发型长得真可口”这种话也不要瞎说。
  8. 未来要被被物(波)理(纹)双(基)璧(佬)闪瞎狗眼的学弟学妹们放宽心态,护理系和马术课的那两位才是闪光弹一般的存在。
  9. 乔鲁诺学长得好看到极点的人,成绩和颜值一样高,性格比我所认识的大多数人都好得多,非常正常、冷静还很有领导力。但是你要是能惹毛他……emmm,你先看看我们的教科书级案例——迪亚波罗吧。
  10. 帅气且魅力EX的DIO老师姓布兰度,和教马术、也非常英俊潇洒的迪亚哥老师是亲兄弟。就算迪亚哥老师帽子上写着“DIO”三个大字,你最好也别乱喊,到时候叫错了会比较尴尬。
  11. 等选了课,你就知道你的教授是多么奇妙了。例子太多,我就不详细说了
  12. 选马术课的请一定要注意心态问题,不仅你的老师要么不仅冷漠、嘴巴还毫不留情,要么老师让你骑的根本不是马。【P.S请不要在冷漠又毒舌的乔尼老师面前疯狂赞美迪亚哥老师。还有,在迪亚哥老师课上搞事的,不论男女,你们都会被变成恐龙的:)】
  13. 遇到倒在地上、有着粉红加绿斑点头发的渔网上衣怪人,请不要惊慌,也不必送他去校医室,他会好的。渔网杉怪人在看见校医室的乔鲁诺学长时会陷入巨大的惊恐,为了你的未来以及迟早有一天会去校医室考虑,最好还是争取让乔鲁诺学长给你心目中留下一个比较好的印象比较好:)
  14. 至于颜值……怎么说呢,学弟学妹们,我们这儿好看的是在太多了,上课上着上着迷失在教授们的脸上都是正常情况。但!是!不要因为老师长得好看就选他的课,多少前辈血的教训摆在那里了!!!!

  15. 综上所述,理论上只要你遵守这个不知道多少代学生传下来的指南,不作死就不会死。

 

#你要真有更多的问题的话,为什么不打个电话或者发个邮件问问神奇的SPW热线呢?#

【至于为什么生存指南不是更上层的学长学姐写?说真的,他们该不做人的不做人了、变成波纹使者的都成波纹使者了、觉醒替身的觉醒替身了、向着究极生物的方向努力的也在努力了;早就不是我们大一这种“贫弱的面包”了。是的,只有大一贫弱的小面包会写写生存指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