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弱又无助的桑塔狸

【JOJO原女】基西莉亚

预警:终于把基哥(???)的人设出掉了

基哥真是个神奇【幸运E】的女人x

——————————————————————

姓名:基西莉亚·吉翁( Kycilia Zeon)

年龄:享年23岁(2001年)

生日1981年5月1日

身高170cm

体重55 kg C杯

种族:混血人【父母双方都有一半印第安血统】

出生地:底特律,美国密西根州

语言:英语,苏语,意大利语

性别:女

发型:黑色长发、双麻花,有刘海

昵称:Kye

穿衣风格:皮衣外套,吊带衫,热裤

肤色:小麦色

眼睛颜色:棕色

头发颜色:黑色

取向:女

喜欢的类型:年长,大胸翘臀的大姐姐,尤其是人妻

情感状态:没有女友

职业:热情暗杀组

收入:???

家庭信息:独女,父母双亡

宠物:没有,但总是惦记霍尔马吉欧的猫

政治党派:没有

最好的朋友:霍尔马吉欧

喜欢的数字:14

喜欢吃:没什么忌口,且无过敏症状

依赖药物:酒精

犯罪记录:从初中起屡次三番因斗殴进局子,被指控过故意伤害罪

宗教信仰:无

受教育程度:高中辍学

还未实现个人目标:大仇得报

最强长处:引发共振

弱点:看见喜欢的东西就会冲动消费,打牌【牌技烂得惨绝人寰】

 

 

 

 

 

 

 

 

替身:巨龙袭击Dragon Attack

破坏力:A

速度:A

持续力:D

精密性:E

射程:B

成长性:D

 

替身是一个位于喉部的发声器,能发出声波并引发共振来摧毁事物。某个频率的声波可以与人体的内脏发生共振,进而达到。某些强度极高的共振甚至引发楼房、桥梁的垮塌。

 

基西莉亚可以通过发声器发出诸多人类无法做到的声音,目前的覆盖范围为0.03-20000Hz【人类内脏振动频率和次声频率近似(0.01-20赫)】。在强度较高的次声波环境中,人类的五脏六腑就会发生强烈的共振。刹那间,大小血管就会一齐破裂,导致死亡。

 

穿音咆哮:基西莉亚利用这样的高强度次声波进行攻击,并将之命名为“穿音咆哮”,是人耳所听不见的死亡之歌。

因为声波在空气中传播很难逃避,几乎是射程内所有的人都会经历的苦难,包括基西莉亚。虽然作为拥有者具有可以抵消掉近一半的共振强度,但穿音咆哮的残余威力仍可能对她的身体带来致命的威胁,即使是本人也不敢肆意将穿音咆哮调至最高强度。

 

轰音舞曲:利用声波扩大振幅,达到使物体崩毁的目的。有时候使用时的响声极大,对敌我都有不小的听力损伤。

濒死的基西莉亚曾试图用轰音舞曲使建筑材料从高楼上坠落,打算和迪亚波罗同归于尽。结果失败,自己被数吨的建筑材料掩埋。【变成了类似于西撒酱一样的存在。】

【JOJO原女】是帅气的粉毛姐姐(?)与替身

姓名:Elizabeth (Lizlisa) Romain Ghislainia Brel(伊丽莎白·罗曼·吉莱纳·布雷尔)

常用名:Liszt Brel(李斯特·布雷尔),Lizlisa【利兹莉莎】

性别:女

出生地:法国里昂

年龄:10岁(2001),20岁(2011年)

身高/体重:187cm / 66Kg

生日:7月9日【巨蟹座】

血型:B

现今还活着的家庭成员:父亲(勒内·布雷尔)、堂姐(特里休·乌纳)

疾病:没有什么疾病,只有头发上有奇怪的斑点。

职业:黑手党,亲卫队,律师

喜欢的食物:没什么讨厌的

讨厌的食物:花生【过敏】

喜欢的东西:很多,比如射击、格斗、找小贝蒂玩、欣赏教父的盛世美颜

讨厌的东西:头发上不定期长出的的霉斑

兴趣:格斗训练、射击、撸猫

目标:先做到Don的法律顾问吧!

擅长:能够一心两用:一边欣赏教父的盛世美颜,一边手上工作丝毫不差

特征:无论是187cm的身高,还是粉红色马赛克头发都非常显眼啊!

性格:总体而言,利兹莉莎是个很和善的人,只要不提及“我要想○特里休”、“我要和特里休的孩子在一起”之类的话应该都不会出事情的。

 

是有着一头爽利的短发、深邃五官的法国姑娘。继承了源于父亲的高个子,有偏小麦色的皮肤和对于成年男性而言还是有些纤细但还算紧实的身板,以及和母亲如出一辙的迷人橄榄绿眼睛。由于对于女性而言过于高大和魁梧的身材,在十四岁之后一直以男装示人。当叛逆的狂潮在十六七岁到来之后,一度与许多试图向父亲献殷勤的女士有过几段露水姻缘。

 

在热情的用名是李斯特·布雷尔,是乔鲁诺的法律顾问兼亲卫队成员。在法律方面有着能黑白颠倒的极优口才,但实际上本人更热衷于用替身、芝加哥打字机和手榴弹解决问题。


————————————————————————————


替身:God Save the Queen

破坏力:A

速度:B

持续力:B

精密性:A

射程:D

成长性:C

 

能力:能够使人体内的时间流动停止,至于是暂停的程度和范围完全是看本体想要做到什么程度。这种停止时间的方法必须在“与被停止方形成肢体接触”的前提条件下进行。

 

关于能力的应用:

  1. 假死体验:最高强度可以做到完全暂停生命体征,让某一个个体陷入假死状态【瞒天过海的装死技巧】。尽管是暂停了生命体征,但并不会“杀死别人”。在被彻底暂停的时候,其他人的状况与其说是死亡、其实更贴近于昏迷一些。而本体和替身则能在生命体征暂停的条件下具备思考和行动的能力。

 

 

大部分情况下,这种“伪时停”的用法更偏向于短时间的急救应用。

  1. 局部停止:在大出血的时候可以通过这个办法来止血,也可以临时充当手术麻醉剂。在止痛方面,只要将身体定格在神经中枢将痛觉传播到大脑前,再怎么痛的伤口都不会影响思考和行动。

只不过在解除的时候会出现眩晕,停止过长时间也会产生不同程度的不适症状。【但不管怎么说,至少比失血过多而死要好。】

 

缺点:

随意的暂停生命体征很容易致命,如果掌握的不好反而会变成自杀利器。这种替身只有在本体完全掌握了自己以及周围人的身体状况的条件下,才会拥有一定的优势。

同样,在解开生命体征暂停的时候,人会在一定时间内处于失神、对自己的身体失去掌控能力等的状态,这种症状持续的时间等于被暂停生命体征的时间。

【打架的时候,谁都不想被己方医疗兵救完了还要失智三小时吧……】

 

 

特点:

彻底摸清这个谜一样替身之前,她所造成的影响会让很多当事人产生“这家伙莫非停止了时间?”这样的错觉。毕竟,射程非常近,只要做到让敌人产生一瞬间的失神就足以改变战局。不过无论是假死体验还是局部停止,如果长时间使用的话都会对身体带来很大的负荷。

Gogo is On Her Revenge: The Origin

Gogo is On Her Revenge: The Origin

*原创女主避雷注意,这次依旧是字面意义上极其糟糕的JK——Gogo酱

*这次是Gogo酱17岁前的故事

*不是什么好故事,我已经做好被屏的觉悟了!!(x)

*迄今为止都不过是接着jojo世界观发生的事,争取努力迟早进入世界线(x)



——————————————

 

她也曾无忧无虑,像温室里被滋润的花朵那样,像枝头歌唱的小雀鸟那样。谁知,这样美好的世界不过露水一瞬。所谓的无忧无虑,不过是蝉儿濒死前声嘶力竭的绝唱罢了。

太阳落下了,黑夜为万物遮上了帘子。一尘不染的白鸟失去了翅膀,坠落到泥潭里失去了本来的颜色;洁白无瑕的温室花朵落在了淤泥里,被染上了漆黑的光泽;光明的种子被种在了黑暗里,沾上了本不该有的恶意。

 

 

-

 

我知那无瑕而无忧无虑的世界是有多么美好炫目啊,然而,然而,它如晨间露水般短暂。

 

-

 

 

她看见别人的幸福依旧,不像自己的那般易碎、易逝。女孩一边为父母和自己哀悼着,一边走向了更深更黑的深渊。杀死恶龙者终为龙,踏足满是恶意的深渊之路上的女孩终究会变成披着美丽皮囊的怪物。

 

就像妈妈讲的故事一样。他们,是恶龙;他,是恶龙。世界上没有王子存在,只留有蹂躏国家的恶龙,还有的就是落难的公主。所有的人都不会来救她的;他们不是死了,就是害怕的扭过了头、不再去看,亦或者本来就是恶龙的仆人和帮凶。

 

在打听到杀父仇人喜欢小女孩的瞬间,她笑了,却毫无自知。残忍与邪恶在她血液里流淌,魔鬼为她吹响了预示胜利的号角。于是,在十二岁的一天,披着嫁衣的公主终于亲手消灭了她的恶龙。

她让恶龙开膛破肚、血溅三尺,像一只被开了膛的火鸡一样躺在那里,两只眼睛不可思议地盯着天花板。她让每一个赶来的帮凶脑袋开花,红色的血和白色的脑浆飞溅在屏风的松树上,无端的让她回想起了家里曾有的圣诞树。等杀死了恶龙、除去了每一只赶来的爪牙,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站在血池里,脸上挂着何等开心的笑容。

那是先前不曾体会过的畅快感,她此刻终于深切地意识到了“自己是活着的”这件事。一次不够,需要更多的次数去填满空洞的「」。

 

 

-

 

 

她很有杀人的天赋,且有着“那样的资质”。在一次又一次填补空虚的「」的过程里,她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有着独具一格的天赋。带着青蜂侠面具、有着夸张表情的小人围着她转圈,她就像一条蛇,而那些围绕着她转动的小人儿正是她的毒液。

 

她理所当然的欢喜着,如杀死仇人一样的欢喜,毫无慈悲。女孩看着、心中更是讥笑着所谓“被愧疚感和负罪感所逼而痛苦的杀人者”。你我不过同为下水道的烂蛆,她这么想着,要什么负罪感呢?

 

 

见惯了飞溅的血液和死亡的女孩纵情的享乐,杀人和酒精是她生活里的娱乐之源。酒吧里凑过来搭讪的男人的惨叫、飞溅的血液、酒精本身所带来的快乐,都叫她心生愉悦。人间五十年苦短,如梦似幻、转眼即逝,与其嗟叹时光,不如醉生梦死一场。

 

 

将白鸟纯洁的蛋放在漆黑潮湿的巢穴里,将它染得乌黑。从它里面,孵出了一条以痛苦和杀人为乐趣的毒蛇。

 

 

 

 ——————————————————————————

 

 

 

替身名:Crazy 88

破坏力:E 被Gogo的武器接触后进入人体并引发肌肉麻痹

速度:A 

精密性:A 

攻击范围:就Gogo用了什么武器而定

持续力C 

成长性C

使用者:Gogo Ishii


替身能力:

类似于神经毒素一样的作用,能够通过Gogo的武器进入人体并且引发肌肉麻痹。替身的用法正如Gogo本性一般——像毒蛇一样注入毒液。

接触皮肤并不会起效,只有通过液体进入人体。比如砍伤或者击伤对手并通过血液进入对方体内。

初期的症状为伤口附近的组织活动困难,但很快就会演化成全身麻痹,最后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Gogo料理。在这个过程中,痛觉并不会因为Crazy 88而受到影响。

 

外形:许多带着类似于青蜂侠面具的小型人偶。主色调为黑色,面部裸露部分被黑白条纹覆盖,每一个都有夸张的表情,会发出“KiraKira”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

当我意识到我是个屌厨的时候,我已经来不及了

于是我脑子一抽,居然开始写原创屌厨第一人称回忆录(追忆阿屌????)

——————————————————————————————————


我已经无法想起故事究竟是从何时开始的了,我只记得在故事开始之前,有着很长很长的伏笔。在万事发生之前的故事像无风的湖面平淡无波,就像是裹脚布一般,又臭又长。

 

隐约记得我小时候常生病,和其他小孩子不一样,儿童医院才是我的幼儿园。单是三岁前就有好几次因为病重而险些丧了命。也因为这样,真正的幼儿园里没几个孩子记得我。隔阂在那时候就存在了。

在某次发烧之后,我第一次见到了永远会与我相伴的伙伴。她的长相奇异,仿佛不是人类。没人看得到她的存在,除了我。后来我才知道,那会与我相伴一生的小小身影名叫替身。

 

“这孩子可能脑子有些问题”

“瞧啊,她对着空气说话”

细碎的声音在我耳畔环绕,我没有再向其他人介绍我的伙伴。

 

我交过朋友,最长的友谊维持过六年。

我与她提过关于自己某个看不见伙伴的事。直到有一天她不耐烦的表示让我不要再讲这些无趣的幻想时,我才知道她其实根本就不想知道这些故事。或许她之前只不过觉得是笑料;而后来,她觉得我是个精神病人。

 

我为之神伤过,但很快又痊愈了。

很显然,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我们始终不会是一类人。

 

我困惑过自己会不会真的如他们心中所想一般就是一个妄想症患者,也想过是不是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那个与我一起成长的身影。

 

人生平静如水,直到发生了许多变故。那年,我十七岁。

 

 

那是我几乎认命的年岁,我即将败给命运。我一个人在海边走着,又瘦又小、孤身一人,然后遇到了一个手里拿着刀的人。

这是必死的命运,就像俄罗斯转盘。

 

我比较幸运,是活下来的那个。我从来都知道我那旁人不可见的朋友有着强大的力量,但我从未想过她会就此溅血。我看着被毒血沾污的她,也看着她像镜子般眼睛中映出的那个面容平静的我。

我才知道我是多么可怕,对一切都那么的毫无波澜。

 

我看着因为中毒而肿胀甚至有些溃烂的尸体,扫去自己的足迹,然后让我“最好的朋友”模糊了那人的面目、用他藏在身上的针管伪造了一个被注射毒液而死的假象,随后将他从海崖边一把推下。

 

我无法在此停留了,这里容不了我,仿佛一艘没有舵的船一样随波逐流。

 

人在危机降临时总是潜力无穷,我无比的赞同这句话。没人知道我这么一个没有签证的人是怎么坐上飞机逃亡国外的。

 

世间一切皆是命运,我来到了埃及。在流浪开罗的第一个夜晚,我终于邂逅了我太阳。即使现在想来,我依旧能感受到些许的暖意,和无限的惋惜。我第一次知道了替身、第一次遇到除我以外能看到她的人。无法不受感动。仿佛是忘记了归处、流浪了无数年的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般的感受。令人感到丢脸又好笑的是,我在意识到他所表达的意思时,封锁了不知多少年的眼泪就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

 

他是我人生的一抹阳光,他的金发如此光泽就像太阳一样,照亮我的道路。

 

 

后来……

自遇到他之后便有了许许多多“后来”。

他的身边围绕着许许多多的和我一样的人,恒星总能照亮周围或近或远的天体。我并不了解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只是觉得开罗会是我的家、我的归宿、我的终局。

我结交到了和我经历相似的朋友,他差不多比我小一岁,有着红色的头发和绿色的替身。

 

我最后将自己的替身取名叫Too Much Love Will Kill You,爱即猛毒。我被封锁的全部情感,就是我的毒。

 

 

最后,我因为处理一些事物离开了埃及,却不知道在我背对着的地方——太阳永远停留在了1988年的2月1日。我不曾来得及看到旭日的升起,亦不曾捉住落日的余晖。

 

我又一次彷徨在了夜里,即便是埃及的白天也叫我感到寒冷。这里黑暗无光,只有哀伤将我包裹。

 

 

就像一个徘徊尘世的幽灵,我躲避SPW财团在开罗断断续续躲了八年。我始终舍不得离开这里,无法割舍,无法释怀。在逃亡的路途里,我甚至回了一趟家,悄悄地去看看自己的父母。我乔装打扮,不希望他们认出走进另一个世界的女儿。

他们领养了一个新弟弟,大概五岁的模样,红色的头发总能让我回忆起死去的友人。肉芽这个东西总是很奇妙,我说不出。但不管怎么说,我想他确实交到了一个能让他性命相托的朋友。

 

那是太阳西沉的第六年,恍惚间我觉得自己也许没有那么的难受,至少我的朋友也许获得了星点的幸福。

 

 

在去机场的途中,我被一个占卜师拦住了去路。她双目失明,却精准的抓住了我的手,央着我让她算上一卦。我没瞎,她据说天生是悬空的水晶球是由她的替身抓着的。

 

“去意大利吧,那里还存有太阳的一丝余烬。”她轻声细语,而我不信。

 

在断断续续的躲到了第八个年头,我又一次败给了命运——我去了意大利。

 

 

遇到那位先生是命中注定,那么寻找所谓的“太阳的一丝余烬”我也能理解究竟意味着什么。

 

 

所以,我找到了他,“太阳的一丝余烬”。Giorno Giovanna,确实是一个令人寻味的名字,太阳。

 

于是我在意大利住了下来。我有这样的预感,他不会仅仅甘于当一颗静静燃烧的余烬,他有着成为明亮星星的雄心,他也会成为“太阳”。只可惜每个人的天空上只会出现一个太阳,我的那颗已经陨落了。我只需看着一颗太阳的新生就好。

 

Giorno Giovanna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成为了黑暗世界里的一颗巨星。似乎,他和SPW财团也有交集,不过谁在乎呢?我只不过是一堆灰烬罢了,早已失去了熊熊燃烧的温度。

 

就这样惬意的在意大利过了好些年,中途也曾悄悄回到老家去给自己的“新弟弟”送些小礼物。不是什么奇怪东西,只是些小男孩会喜欢的小玩意而已。

 

 

又过了几年,时钟飞转,时间变快了。我大概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普奇已经成功了。他敬那位先生如敬神,亦如我需要那位先生如万物需要太阳。有些人会还有余力报仇,而有些人已经万念俱灰什么都不剩了。

 

时间过得很快,我不禁在想

会不会在某个交叠的时空里,大家都安好呢?

拉都拉不住的脑洞

原创替身第八弹

预警

原创替身

依旧错误的使用六维表姿势【在下抱着“只要不是六边形战士应该就没事了吧”的心态真是太疏忽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有八……

——————————————————————————————————


替身名:Tear it up

 

破坏力:A

速度:C

持续力:B

精密性:C

射程:C

成长性:C

 

是近身力量型的粉色(……?)替身,有将(射程内)空间进行折叠的特点。当本体默认解除时会自动解除,要是失去意识也会自主解除折叠效果。

举例:

  1. 本体站在月台一侧、想去对面月台,他可将自己前方一步的空间和对面月台处进行折叠,然后就能一步走到对面月台去。

 

(衍生版):

1. 布置奇怪的陷阱:

#你以为你在摩天大楼内,但我解开空间折叠,你其实在楼外哒!#

2. “Tearit up”:在对方步入折叠点的过程中突然解除折叠,导致人体因为空间的突然改变而被撕裂

 

这种替身遇到The Hand就完蛋了:)

 

替身使者:René Romain Ghislain Brel(勒内·罗曼·吉兰·布雷尔)

性别:男

年龄:34岁(第五部)

身高/体重:190cm / 72Kg

生日:8月1日【狮子座】

血型:A

喜欢的食物:都很喜欢,特别是妻子或者女儿做的沙拉

讨厌的食物:花生【会过敏,搞不好还会死】

喜欢的东西:很多,比如射击、猫和陪女儿

讨厌的东西:盯着他的头发看

兴趣:绘画、撸猫

目标:能够照顾好女儿

性格:

同事:“是那种和他的发色截然相反的人呢……不,不如说发色补全了他缺失掉的浪漫吧。”

同事:“做事雷厉风行、效率高,还是个工作狂,简直不像是个法国人。”

 

 

是个寡言少语、有着粉色(重读)头发的中年男性,职业是国际刑警。平时写名字只写René Brel。

 

法国人,从记事起就在孤儿院长大,后被一对比利时裔夫妇收养,原国籍不明。妻子是意大利西西里人(因一次意外事故五年前去世),有个十岁大的女儿和一只缅因猫。虽然是法国人但和浪漫完全搭不上边,布雷尔先生的撩人技巧连他家十岁女儿都不如。能够迷住妻子的原因至今都是个不解之谜。

 

和妻子邂逅完全是因为某次调查导致的意外。如果不是因为职业特殊,他估计会和妻子一直待在西西里过平静的生活,而不是带着老婆回法国。

 

女儿和自己很像,有着粉色的头发,不喜欢粉色的衣服和东西,还能看到替身。

自从女儿在三年前被发现有多重人格障碍后,如今已经能准确分辨出“两个”女儿。称呼主人格的女儿为“利兹”,第二人格的则是“莉莎”。

因为工作原因很少回家,导致自己女儿五岁前都不怎么认识他这个当爹的。后来逐渐养成把女儿带在身边或者拜托给同事照顾的“好”习惯。关于这一点,利兹和莉莎都对他发表了抗议。

 

为了能养活女儿,练就了一身本事——洗衣、做饭、养猫、木工、换灯泡、修屋顶、打扫卫生……除了给女儿再生个弟弟妹妹以外啥都会。

 

 

获得替身的原因是个迷,据他本人说“似乎是突然有一天就发现身边过了一个粉色的东西”。对自己替身的颜色感觉复杂——自己不是很喜欢、但女儿却意外的喜欢这个粉色替身。

 

不管去哪里做调查都会给被拜托给他人照顾的女儿带纪念品。对接近自己女儿的男性抱有微妙的敌意。

是个女儿控呢。

 

 

遭遇:

恰好要调查关于某欧洲组织(“热情”)的事情而前往意大利,抱着“做完调查顺路带女儿去看看她们的外公外婆”的想法带着自己的姑娘坐上了飞往意大利的飞机。

……希望他对之后要面对的事做好心理准备。

暗夜呢喃与某个人

预警

原创替身

乱七八糟不知道会不会被pb的小故事

我不知道我在瞎写什么东西,如果出现了很糟糕的情况请不要对jojo以及荒木老师产生负面情绪,OOC在我,都是我的锅。


——————————————————————


 

疼,身上无处不疼,动弹不得。

 

视野中漆黑一片,虽然头顶上方应该是一片星空,但这缝隙内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身体被卡住了,除了右手还能动以外,其他地方完全不能动弹。

整个人就像一块嵌在夹缝中的石子一样挤在一个窄小的山体隙缝里。这里又黑又冷,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或火辣辣的或深入骨髓的疼着。

 

惊慌又无助,奈何身体动弹不得,只好任由眼泪流下来。

 

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别人来救自己了。

那个人就是这么想的。

 

在那里等很久很久,都不见人来。大概自己这样在混在人流中便会消失踪迹的人就这样失踪根本就不会有人意识得到吧?

  

已经不知过了多久了,嘴唇早已裂开、喉咙几乎干涸。即便过了这么久,依旧没有人来,仿佛全世界都把自己抛弃了。那人不曾放弃希望,尤其是在前些日子无意间发现的神奇能力。

那是一个像影子一般的人型。

 

这一定是能够逃出隙缝的希望!

那人这样想着,努力的通过那人型求助。试了无数次,但没有一次不是因为阳光的照射而失败。

 

 

伤口早就已经恶化了,如今高热一直在折磨那人。

大概真的是要死在这荒山野岭里了吧……

所幸右手还能动,录下了自己最后的影像。

镜头晃动、画面模糊,在一个阴冷潮湿的黑暗夹缝里,干裂的嘴唇翕动了几下,在高烧、痉挛和恍惚里,那人努力了许久终于说出了一句轻得几乎听不见的话语。

“Save me”

 

在高热和恍惚里,那人最后死去了,怀着对获救无限的渴望。能动的右手紧紧握住了那四肢柔软、面目模糊的漆黑人型。有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回荡,那人努力抬起头,睁大眼睛朝着那始终无法看见的天空望去。

 

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是被阴冷黑暗的虚空吞没。

 

忠实的替身在本体死后依旧固执地重复着生前最后也是最为强烈的愿望,一次又一次伏在他人耳畔试图指引着本体的所在地,屡次屡败但决不放弃。

就这样在山的阴影里徘徊着,不可见的身影、轻柔的话语与从山上坠落的凄惨结局,恐怖弥散着、流言四起,这座山慢慢变成了许多登山客的禁区。

 


堆积在无数次失败上的尝试终于得到了回应,那人的尸体最终被两个人找到了。差一点,她们就也要掉进那条隙缝去陪伴那位死去的替身使者了。两位险象环生的替身使者最终解决了登山客坠落事件,她们把造成这一现象的替身命名为暗夜呢喃,The Whisper in the Darkness,这也是以为山中有了怪物的山民们为“怪物”所取的名字。

 

 

松本从阴冷的黑暗中浮出,她一个人在阳光下坐了片刻,流下了泪来。尽管无法回放那位遇难者的感情,但那人所遭遇的一切她确确实实都感同身受。想必,那人若是能坚持到重见天日的那一刻,一定会落下泪来的吧。 

 

“比起暗夜呢喃,也许Save Me这个名字更合适一些。”松本阿加莎一边为SPW整理着关于某山脉登山客坠落事件的报告,一边悄悄地把当地山民为那徘徊的黑色替身所取的名字划去,改成了SaveMe。


拉都拉不住的脑洞

原创替身第七弹

预警

原创替身

依旧错误的使用六维表姿势【在下抱着“只要不是六边形战士应该就没事了吧”的心态真是太疏忽了】

没想到吧,我还有第七个!

好吧,其实我也没想到_(:з」∠)_

——————————————————————————————————



替身名:I'm In Love With My Car(灵感来自于QUEEN的专辑歌剧院之夜中的一首)这名字好长……

 

破坏力:B

速度:C

持续力:A

精密性:D

射程:C

成长性:D


与物质同化类型的替身。

是一辆骚气得不行的红色跑车。除了变形之外,功能和普通的跑车没有特别明显的区别,但是还是辆正经车,只能变变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其他车辆。【爬不了悬崖的,但能自己改牌照、改轮胎】

操纵替身时,本体不一定需要在车内,可以在任何可以看清路况的地方。一旦跑车抵达Christine视线不可及或者无法看清路面的地方就会自动停下。

这辆替身除了被自己的替身使者深沉的爱着,似乎还总能吸引男性的目光。也许比起I'm In Love With My Car,可能“Christine (the Charming)”更适合一些(?)


和命运的车轮相似,但完全没对方那么强,但倒是很擅长混在人堆里的角色。

如果是个坏人的话,大概会走奇怪的暗杀套路。

比如“半夜杀出来的幽灵车”啊、“某某某于市中心被一辆红色轿车撞死”、“一场车祸发生,驾驶员不幸遇难,后驾上的女子幸免于难”之类的。

 

替身使者:Christine Voorhees(克里斯汀·沃尔西斯)

性别:女

年龄:22岁 (2011年)

身高/体重:175cm/ 60Kg

生日:6月1日【双子座】

血型:AB

喜欢的东西:驾驶着自己的替身到处兜风、健身、格斗

讨厌的东西:做了事不敢承担责任的人(克里斯汀:啧,烂人!)

喜欢的食物:只要是美食就都喜欢,最喜欢的是蓝莓

讨厌的食物:对灵魂具有冲击性的食品,比如说鲱鱼罐头(克里斯汀:这味道让我觉得我的大脑在颤抖)

性格:

大部分人的感受:“是很合得来的人,但如果被说‘唱歌很糟糕’这种话会变得很生气。

 

美国人,虽然姓氏和某个杀人狂一模一样,但是她本人是遵纪守法的好青年哦,连超速都不会干的那种米国好青年,是个弟控。

沃尔西斯一家四口住在加州的一个小镇上。家里有个恰好叫杰森的弟弟,虽然还是个高一生,但是已经是学校橄榄球队的一员了。

每次看13号星期五(黑色星期五)的时候都有种很复杂的感觉,一边看一边念叨“杰森哟,我的杰森哟杰森哟”之类的话。【经常被弟弟吐槽:“姐,你好烦”】

对于美式恐怖片完全免疫,心宽到一边吃饭一边看血浆飞溅的片子也能吃得津津有味,甚至胃口大开。

#我跟你们说,这片子看着就很下饭#

 

得到替身其实纯属意外——和父母去埃及玩的时候在某个古董店里神使鬼差脚下一滑,发生了“以脸抢地”这种事,当时店老板都惊呆了。不仅如此,古董架子上的一支箭也被震了下来——直接扎破了她的小腿、导致克里斯汀打了好久的破伤风针。之后被弟弟笑话到现在。

“我姐很强的,能用脸接地板,都不带毁容的”这种话就是某个叫杰森·沃尔西斯的小恶魔说出的话。

 

 

唱歌疯狂走调,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拿唱歌杀人的。沉迷日本动画,看到激动的场合会发出类似于“我嗨起来了!!”之类的大叫。

 

家里人对于凭空多出来的红色跑车非常头疼,后来也就慢慢习(麻)惯(木)了;就像他们一开始很不习惯自己女儿在头盔方面诡异的审美,然后过了一阵子就慢慢习(麻)惯(木)了一样。

 

P.S

克里斯汀本人很讨厌别人、尤其是男人,惦记上自己的宝(替)贝(身)车。

车控,只要有人凑近自己的替身,就会发出“喂,你要对我的车做什么”的警告。

 

一度传出过“不要看红色跑车,它的驾驶员会拿棒球棍抡爆你的头”的奇怪传说。

 

 

遭遇:

由于替身使者互相吸引的原理,在意大利开车的时候遇到过某位金色头发的年轻人,并曾经和空条徐伦有一面之缘。【当然,什么事都没发生】

拉都拉不住的脑洞

原创替身第六弹


预警

错误的使用六维表姿势【在下抱着“只要不是六边形战士应该就没事了吧”的心态真是太疏忽了】准确的说这次又没有六维表了_(:з」∠)_


自带或多或少的(原创)替身使者信息【喂】


这次也是特殊替身呢……【我该说我术业专攻还是说自己极其偏科呢……】

我真的没想到我还能讲出第六个来……

————————————



替身名:感同身受(The Experience)

替身使者:松本阿加莎


性别:女

年龄:21岁

身高/体重:168cm/ 52Kg

生日:3月2日【双鱼座】

血型:O

喜欢的东西:阅读推理小说的小说

讨厌的东西:心理变态的杀人凶手

喜欢的食物:爱好广泛,只要是美食就都喜欢

讨厌的食物:从听上去就觉得可怕的东西,比如什么牛眼睛啊之类的……

性格:

凡是遇到过的人都认为她是非常乐观的人

在充分理解过她的替身之后,大部分人都会这样想:“大概是有钢铁意志吧。”


简介 

人如其名是日英混血,小时候酷爱读推理小说,希望日后能成为一名侦探。自己并不清楚何时拥有The Experience这一能力的,但确实The Experience给她的生活中带来了不小的困扰。

 

在大学攻读犯罪心理学时与14岁爱伦·罗斯伍德相遇,一同接受SPW财团(以及空条承太郎)的委托,前往某座山中调查登山客离奇坠落事件。

 

和克里斯·迪奥在同一所大学,然而两人都不知道彼此是替身使者这件事。

 

 

能力:

回放某个生物某段时间内的记忆【一次只能对一只动物(或一个人)使用】。

对于活着的动物可以回放等同于自己寿命的记忆,对于尸体存在的极限则最多只能倒带生物死亡前的一天。

 

表现:

1. 读取一位身中数刀的受害者的致命伤

虽然说本体并不会受伤,但是受害者生前所遭受的痛觉、失血感以及其他身体上的感受都会被复制到本体身上。也就是说身上虽然没有伤,但是等于像受害者一样“死”了一次。

算是某种程度的感同身受。

2. 倒带嫌疑人之前做了什么

通过肢体和情感猜测嫌疑人在某段时间内做了什么。

 


用多了之后精神和身体方面都很容易出各种问题,有时候进行了基本的探查之后不仅需要止疼片来应对不存在的疼痛,还需要一定的心理疏导。这么多年没有精神异常主要应该可以归功于其自称的“我头铁”【钢铁意志】的原因。换成别人san早就掉光疯掉了。目前最期待的事就是少一点心理变态的特殊罪犯,多一点真诚。【切身体会完被捅数刀的感觉还要爬起来叙述死因真的很累的……】

 

发动能力的时候需要人看护,因为一不小心真的会把自己弄死【身体很可能信以为真,以为“自己真的无法呼吸”之类的而窒息死亡。



总的而言,替身能力和茶哥有些相似,但明显不如茶哥的广泛,对自己(精神上的)伤害也相当大。可以得到很多信息,在破案、解密、寻找凶手方面会相当可靠,和爱伦·罗斯伍德搭档可以大概称霸整个指认室。

可以说是那种需要拿生命在搜集信息的替身了。

拉都拉不住的脑洞

原创替身第五弹

预警

原创替身

依旧错误的使用六维表姿势【在下抱着“只要不是六边形战士应该就没事了吧”的心态真是太疏忽了】

没想到吧,我还有第五个!

好吧,其实我也没想_(:з」∠)_


这次的替身也很特殊呢



那么start☆!




替身名:The Whisper in Darkness(暗夜呢喃)

 

六维

破坏力:-

速度:-

持续力:-

精密性:-

射程:B

成长性:- 

 



形态为一名身体柔软、浑身漆黑且看不见五官的人形。是出现在某座只有一部分登山客才知道的山脉上的替身。能力会使人听见温柔絮语、让人情不自禁放松神经的幻觉,该能力发动必须以对方位于一片阴影内。被认为造成了多起坠亡事故,似乎是想将人带往大山的某处。

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无法确认它是否具有其他能力。


特别点:不可接触太阳光,在遭到日光直射会发生燃烧的反应。如果长期遭到太阳光直射会被烧焦消失。


其他替身使者所看到的画面:能看见一个黑色人形趴在吸引对象身上,在对方耳边轻语就像在和亲爱的人说话一样。


 

替身使者:不明

 

 

 

 

替身使者已经死亡。疑似本体的尸骸被发现与某座山脉的一处裂缝里,尸体已白骨化。生前似乎是一名在山上野营的游客,因为不明原因坠入山谷裂缝。被夹在夹缝中试图呼救,但由于无人听见导致了死亡。

 

拥有替身“暗夜呢喃”的时间不明。

 

死者随身带有手机和摄像机,在摄像机没电前录下了部分影响,包括自己的部分信息和替身。由于伤口恶化以及身体原因引发的高烧和痉挛导致意识不清、语言模糊紊乱。生前有试图利用替身来吸引人求助,但是失败。死后替身并未消失,依然遵循着本体生前最后的求救信念在大山阴影角落里徘徊,寻找救援。曾数次试图将人带领前往本体的地点,未遂。期间造成了数起登山客坠亡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