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jojo的阿狸

环太平洋·当神不让 AU第三章

翻着翻着发现自己已经写好了第三章,然而我早就忘了……

果然最沙雕的那一个是我本人没错_(:з」∠)_


————————————————————————————

两个湿哒哒的家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电梯。

“太好了,赶上了。”其中一个喘了口气,她一手揽住快要掉到地上的资料,一边探下了自己厚实的毛帽子。然后——很不幸的事就这么发生了,她手上的资料最终还是掉了。


厚厚的一沓资料铺在地上的效果相当好,现在整个电梯的地面都被资料覆盖了。所有人都开始弯下腰帮忙捡资料。



“这位马虎小姐是我们研究小组的一员,”汪啸稍微理了理手上的资料然后介绍道,好像刚刚研究人员马虎大意制造的麻烦完全没有发生。


“呃……你好?”研究员小姐用手粗略的拢了拢刚刚因为在雨中狂奔而凌乱的头发,对着还在被刚刚发生的一切有些惊讶的红斗发来一声含糊的问候。


“你好。”红斗扯扯嘴角,也露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微笑,这大概是既黑斗过世之后他的新生活带来的影响之一。


“呃,薇薇她有点马虎,但是关键时候还是个很可靠的实验员。”另外一个冲进来的、同样湿哒哒的实验员说道,“我是木吒,以后请多多指教了。”


“以后还请多关照了。”红斗也说着客套话,然后他的视线无意间飘到一张报告上,“这是山岚?”


“对哦,你那张就是山岚。”薇薇说话总有点含糊不清,大概是和她没日没夜算突破点活动周期和怪兽出没频率有关。


“你说什么?!哪吒??!我弟弟他怎么了?!”刚刚还站在旁边的木吒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跳起来了。


一旁的汪将军除了露出一副妈的智障的表情别无反应,看上去已经习以为常了。

“Damn it!谁说你弟弟了?!我刚刚明明说的是你那张!”薇薇手抖了一下,她被突然激动的患者的木吒吓了一大跳。


“啊?哦。”木吒又变回了原来那副正经样子,他转过头对红斗微带歉意的笑笑:“刚刚失礼了,你就当没发生吧。”


对不起,印象太深,忘不掉。还有,你们一个个这个样子到底是怎么成功击退怪兽的?


“你在研究山岚?”红斗问道,山岚是他和黑斗击杀的第一只怪兽,印象自然很深。


“当然啦,”薇薇一提到自己最熟悉的领域不由得双眼发亮,话也多了起来,“你知道吗?山岚的身体构造和他的其他同级别同僚比起来真的是出类拔萃呢!”


“薇薇。”六斤小声提醒薇薇她面前的就是放倒山岚、后来痛失弟弟的刑天灵驾驶员。


同时,木吒也轻轻的用手肘拱了拱薇薇,提示她先住嘴。然而薇薇现在就像脱缰的野马、放归山林的恶虎一样追随她的本心——一口气讲个痛快。


“咳咳。”汪啸咳嗽两声,示意各位都收敛。


“……”他们差点忘了背后还有汪啸这尊大佛。


如果说杨将军只是在精神上让他们感受什么叫做“啊,多么痛的领悟”,那汪啸就会让他们身体力行的体会一下什么叫“啊,多么痛的领悟”,除了杨将军,所有违规操作的基地成员都感受过“汪将军的照顾”了——真特么是噩梦。


“……”红斗自然也不吱声,他在猎人计划基地也是仰视着汪啸那一辈人过来的,这位老学长有多少手段他也略知一二。

一时间电梯里陷入了彻底的沉默。



*



“啊,汪叔!”六斤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我刚刚忘记了,将军叫你过去!”


“啧……这人怎么专挑这种节骨眼找我。”汪啸眉头一皱,要不是对象是杨减而是别人,怕是要倒霉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汪将军你都在外面晃悠了那么久——”

六斤觉得如果放任汪啸这样过去找杨减,估计没过多久杨、汪二人就能把打起来,直打得半个基地都没了为止。


“嘛,我会和杨减好好解释的。”也许是看出了六斤的担忧,汪啸拍拍对方的肩,“我先走一步,你带着红斗在基地里熟悉一下。”


“诶诶诶,你就是那个打到山岚的红斗?!”这次薇薇不禁惊叫,然后取而代之的是兴奋:“以后能到我实验室来吗?我有些数据想从你身上采集——”

“薇薇,不要说那么让人误会的话啊。”木吒无奈的笑着,拉着薇薇离开了,:“我们也现行撤退了——哎哟,薇薇!”


“……”红斗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说这几个冒冒失失出现又迅速消失的人什么好。



*



通往实验室的走道上


“薇薇,你当着红斗的面……”木吒欲言又止。


“我知道。”薇薇只是抱着文件,她的表情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楚。


“我只是看不惯他这样颓废的样子罢了。”薇薇清了清嗓子,拢拢头发继续道:“他要感到庆幸,他还有报仇雪恨的能力。”


“薇薇……”木吒心里一沉,和他这个家住在远离太平洋沿岸地方的人不同,薇薇是地地道道的沿太平洋人——出生在怪兽入侵、沦为战场、最终变成不毛之地的地方。


“我不管他怎么想我;怪兽狂热份子也好,脑子有病的疯子也好……那种事情……管我屁事!”薇薇的声音陡然拔高,她不得不深呼一口气:“即使我无法直接报仇,我也会研究出怪兽的破绽的,世界上绝没有毫无破绽的东西。”


胸腔里,火焰静静燃烧,就像她的头发一样。她站得笔直,眼睛里透出一丝坚决光芒。


“嗯,我们都和你一样。”木吒转过头,揉揉这个对他而言还算小只的研究员,“我一定会协助你的,相信红斗也是一样。相信我,他一定不是你想到的那样。”


“……”薇薇没继续说,不过她的脸变得很红——木吒的脸凑的太近了。


“嗯,薇薇你怎么脸这么红?是不是过敏了?别动别动,我看看——”


“脸——!”太近了!不能再和这个缺根筋的家伙多呆了,啊啊啊啊啊啊脸好

烫,好丢人!!


“啊?薇薇?”



*


同时,六斤正领着红斗进入基地的大厅。


“如你所见,我们已经不在算是官方部队了,”六斤一遍输入密码,一边和红斗说话:“硬要说的话,我们现在应该算是志愿军。”


『嘀——』

密码输入无误。


大门发出吱呀巨响,齿轮转动,红斗看到基地内部真实姿态——里面一片繁忙的景象,各个员工忙碌在自己的岗位上:运送货物、修整机甲以及巡视。


“欢迎来到破碎穹顶。”这里,或许也可以称为是人类最后能与怪兽一战的要塞了。


六斤领着红斗进入机甲仓,也可以称为“港湾”。


这里比红斗印象中的更宽敞、明亮、忙碌。室内运货车、各种机师、工程人员拿着工具箱或者图纸四处奔走着。所以——Seriously?这儿真的算“地下军”吗?


“这里可以存放30台机甲,而今我们仅剩下四台了。”六斤介绍说。


“抱歉……我没想到情况已经变得这么糟了。”红斗突然感到愧疚,作为一个机甲驾驶员。


“说真的,你不用道歉的。毕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谁能想到怪兽进化的那么快……”六斤无奈的叹息道,“本来以为我们升级到四代机就一定没有问题了。”


与六斤一同踏入基地,红斗在无意间扭头的时候发现了固定在墙上的一个“大钟”。与其说是钟,不如说是个计时器来得准确,虽然并不知道这是在为什么做倒计时。


“那个吗?”似乎察觉到了红斗视线的转移,六斤干脆开始介绍基地的内部设施,“那个是战事钟,是用来计量怪兽袭击频率的,每次击退怪兽我们都会重置。就目前的案例而言,怪兽攻击的频率正在变高,而其间隔也逐渐变短。”


“那下次什么时候归零?”


“大概下周?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你得问问将军或者研究人员,这种事情上他们最清楚了。”六斤尴尬一笑,战事钟归零这种事还真不是他这个级别的人有权限看到的。


“红斗?”这时候,不远处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你小子回来了?”


是黄道的声音。他相较以前憔悴了不少,自从怪兽一代远超一代、机甲败了一仗又一仗,这五年里他没少天天跟汪啸、杨减一起边嗑黑咖边熬夜观测怪兽动向。黄道自己并非机师出生,时间一长情况自然就比两个身体硬朗的将军要惨上不少——不止胡子拉碴,还多了一对黑眼圈,这幅惨样比证件上的他干干净净的模样老了至少五岁。


“黄道?”


红斗不禁一愣,他完全没想到五年时间会让自己的老朋友变得如此——沧桑。比不可置信更多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激动、怀念和更为复杂的感情。一时间他万般感慨涌上心头,又一句话都说不出。


红斗充分身体力行了一下什么叫身子比脑子的动作更快,等黄道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得到了友人重重的拥抱。讲道理,像黄道这个年龄的技术人员已经不适合与机师拥抱了,这简直可以说是在逼迫一个中年熬夜男子去感受他这个年纪该感受的力量了。



“欢迎回来。”拍拍这个还年轻、还不曾经历大多数三代机师缺胳膊断腿或者丢掉性命这等惨况的机师的背,“先去看看刑天灵怎么样?”


“嗯!”得到的自然是红斗肯定的回答。这是他的答复,是对于这样的自己,亦是给五年前黑斗的——做他该做的事,成为一个英雄,相较于其他同龄的同事,自己已经活得够久了。


“嘶——”当再次看到刑天灵的瞬间,红斗内心的某处被触动了,“太完美了,看上去就像新的一样。”

恍惚间,他好像又回到了当初与弟弟两人刚刚同刑天灵邂逅的那一刻,那个深深震撼了他们的巨大的赤色身影又一次回到了他的面前。


也许是漆匠无意,也可能是汪啸的深意,被维修一新的刑天灵的涂漆呈现出红黑两色,像血仇那样深、像深渊那样沉;那是再次归来的孤将的座驾,也是破釜沉舟回来誓要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复仇者的座驾。


“不,他比任何一架新的都好。”六斤不禁露出了自豪的笑容,他作为第三代机甲的维修负责人,听到机甲的机师发出这样的赞扬怎么会不高兴呢,“现在刑天灵有了双核能反应堆,就现在而言,他可以算是独一无二的了。”


“不,”红斗凝视着刑天灵,“他一直都独一无二,以前是,今后也是。”


“怎么样?纯钢无杂质外壳、每条肌带配备四十个引擎机组,四肢全部配备高扭矩驱动以及相较之前更为简易高效的突触系统。”黄道的表情堪称愉悦,作为工程的负责人员之一,他根本就抑制不住自己上翘的嘴角。


*


“你呢?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呢,跟着一群残兵败将还有我这种过气军属一起,并帮着一道修复这堆破铜烂铁。”被六斤带到了机师宿舍,红斗问出了自己的问题,“冒昧问一句,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我觉得你可不像是黄道那类的技术人员。你也是机师吗?”


“呃……不是,”六斤眨眨眼睛,红斗从对方的目光里看到了某种真挚的渴望,和当时黑斗的眼神非常相似的渴望——“但说实话,我想成为机师,非常想。”


“嗯,那么容我再冒昧问一句,你的模拟测试成绩如何?”他不希望出现下一个黑斗,更不希望对方最后落得和那孩子一样的下场。

“成绩不怎么样……60次60击杀。”六斤腼腆一笑。


红斗:……

哦草,这叫啥成绩不怎么样?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