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jojo的阿狸

当神环太au 与全员存活向的奇妙茶话会

沙雕体
好久好久没写的当神的环太au

—————————


今天杨减不在、怪兽也识趣的不来,基地里一片欢乐祥和。大家坐成一个圈,兴高采烈地开茶话会。男士们本来不想来的,奈何因为“怕妹妹一时兴起掀了基地的顶”、“我女伴在那儿”等种种原因,茶话会上出现的男士比姑娘们还多。毕竟有时候就和多米诺骨牌一样,一发动则牵动全身。本来几个几个小姑娘的茶会也基本变成一群闲着没事嘴和手都很痒的家伙们的茶馆了。

有兄弟姐妹的年轻人们率先挑起来了一连串话题,上至“我哥怎么怎么样”、下至“小时候见过的多少沙雕事”。

汪啸勉强还有点兄弟姐妹爱,他只是一边嗑瓜子一边看弟弟妹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放弃了张嘴就爆出“汪霄八岁被狗追得面无人色、甚至被逼上了树还嚎啕大哭”、“汪笑笑七岁依旧尿床”、“两个小傻瓜看到妈妈用黑面膜泥直接一遍鬼喊鬼喊的,一边跟被狗撵了一样满院子疯跑”这种既沙雕又炸裂的猛料。
对自己弟弟妹妹好点,他一边慢悠悠的想着,一边从容不迫地把手探向离他有点远的茶壶。

黑斗无时不刻都是哥吹,沉迷老哥无法自拔。也不管不远处的红斗臊得都快钻到地里去了,一旁的六斤看得直起劲完全没有要帮忙的意思。不必多说,一看就知道红斗又是一个“我哥敢xx”的受害者,而且还是经常受害的那种。


笑笑和阿霄好歹也曾是老汪家两大皮皮蛋,讲起段子来不比他们老哥逊色多少,从“汪啸如何藏游戏机”到“爸妈如何搜游戏机”,没亲眼见过、只有在爸妈和老哥口中偶尔流传的事也给讲得和亲眼看过一样。隔了两个座的银牙听了第一反应就是问有没有什么方法能搜出吃的来。一瞬间,大家看汪啸的眼神都充满了“求求你别说”这五个字。

事实证明,大家聊话题聊着聊着就容易偏。畲青一波骚操作、剑走偏锋如水中游龙、挑起了一个不得了的话题并一脚把这球传给了汪啸。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呢?
——杨将军有妹妹吗?要是有,会是啥样呢?

卧槽,那特么老杨家屋顶还能在?!这是汪啸的第一反应。不需肖想太多,他瓜子都掉地上了。这也不能全怪他,作为一个能和杨减从训练基地的垫子上谈到机甲基地的床上的男人,汪啸深刻的感受到了“杨减”这两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杨减的妹妹必然像杨减,而杨减是什么人?能把不离剃成那副可怜德行的人。妈诶……那还了得??

还有一个被吓得够呛的是红斗。神使鬼差,大概老天都看不过去他不说话、只喝茶。在思考“杨减他妹”这个问题的时候,脑子里莫名其妙冒出了一个女装杨减。真刺激,差点把自己呛死在桌前。和汪笑笑打赌输了穿女装的经历还犹在眼前,真的惨。

最后,这个话题截止了,因为杨减回来了。关于最后怎么变成肖想杨帅穿女装这种糟糕话题,从驾驶员到技师都闭口不提。人生苦短,及时行乐还来不及,干嘛去寻死啊?是不离的脑袋瓜不够亮,还是最近心太飘?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