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jojo的阿狸

善财童子与他的多年日记

善财童子

预警:
迷之ooc
文笔辣鸡
第一人称
各位读者爸爸手下留情,我只是一只会打字的动物

————————————




今天收拾屋子,难得翻到了许久之前的日记本。厚厚的,足有几大摞。也是突发奇想,我就把这几大摞东西搬回了房里去。反正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我摘了眼镜看也无妨。

最早的一本是我还没离家的时候写的。无非是“我爹真厉害”、“我娘真好看”、“为什么我不长角”再或者“这顿真好吃”这类的话。现在想想,我觉得我可以给那时的我一本《十万个为什么》附带孟德尔基因定律。

等过了窝在爹娘府上吃奶撒娇还要缠着爹爹教自己练功的年龄,我算是要出去自己打拼了。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从小长到大必经之路上的关卡一个都不会少的。比如我小时候不爱看书,只喜欢缠着爹爹练功,写日记的字简直就像狗爬,能极强的反应当时的情绪。

我出门自谋生路了,正值叛逆期,出门没多久就当了圣婴大王,得了自己的府,嘚瑟得字都是飞着写的。年纪轻轻平步青云,自然不怎么想听爹爹的话了。当然,在知道他外面还养了只玉面狐狸之后,就更不愿意听了。关于玉面狐狸的事我也不多说了,每个字都张牙舞爪的,狰狞得让人不看内容都晓得我咬牙切齿巴不得一枪戳死那狐狸精、剥了她的皮给我阿母做裘皮披肩。阿母穿了一定很好看。

再过了些时日,我又多了一个仇恨对象——孙悟空。论辈分讲,孙猴子算我叔父,可谁要一个毛脸雷公嘴的猴子叔父啊!至少我当年是不要的。
“毛乎乎的、现在搞得像个小沙弥一般、寒酸得要死,搞不好身上还有虱子。最重要的是,他居然阻止我吃唐僧肉!!!难以置信,一个妖怪,还是我爹爹的结拜弟弟,居然阻止我给家里拿唐僧肉!别拦我,小爷我今天就要烧死这个二五仔!!”这一段我都不需要念,闭着眼都能想象出小时候我气得直跳脚的样子。

其实仔细想一想,唐僧肉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你看西行路上蚊子肯定不少,也没见有哪几个长生不老呀?还不都给路人拍死了。假的假的,都是假的。年纪还是太小了,路上的胡言信不得。


再之后,就到了观音那里去了。变乖是不可能的,瞬间变乖更不可能,但装乖则是非常可能的。想不被环儿箍得从头到脚哪儿都痛,那就站那儿乖一点不要动。在南海最初的岁月又气又不得发作,日记本的字也是狰狞出了新的境界。几乎没一天不在骂“都是那猢狲的错”还有“为什么脚贱去踩那莲花宝座”。等那一阵戾气终于消了,我可算是脱胎换骨一小步,文明跃进一大步了。
至少,现在的我终于能开始不需要费力地去看自己日记本上写了什么狗爬字了。

看完日记之后已经很晚了,那堆厚得能当小矮桌使的日记本终于让我见识到光阴似箭、沧海桑田是什么意思了。恍惚间,还能感受到一点沧桑感。不过,我也没多大,也不过是大半夜突然无病呻吟罢了。

不过现在看来,观音把我一脚踢出南海似乎也不是什么事了。妖怪也好,人也好,神也好,总是会要长大的。或许叶落会归根,但在漂泊的路上,总能经历许多事。
小时候的我离了洞府,大一点的我离了南海,也许……在某一天我又会去别的什么地方。谁知道呢,这是弥勒佛要思考的问题。现在为了将来可能发生的离别叹息,还不如想想最近猫粮、猫爬架涨价该怎么整。
是啊,作为一个上有普贤、下有毛茸茸小动物若干的善财童子,担心什么都没有担心他们有用。话是这么说,可猫粮还是要买的。
唉……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似乎屋里的猫越来越能吃了。

评论(8)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