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jojo的阿狸

真·梦里什么都有

我要记一下前一阵子做的一个意义不明的梦

我已经不知道该加什么tag了OTZ


————————————————————————

在梦里,我发现我正在开车,右边坐着Lisa Lisa 老师。当时我可以说是瞬间兴奋、开心、激动百感交集到连右舵车都会开了。(本司机可以说是非常厉害了呢,给自己鼓个掌)

 

于是,一路我们就在高速上行驶,LisaLisa老师说哪儿我就往哪儿开,全程我的内心都是幸福到爆炸的!【←你个司机到底在嗨什么??】

 

LisaLisa老师的存在让我疯狂开车,什么路都敢开、什么路况都不怕,车技可以说是6到飞起了。

 

然后,我们就开到了一个神秘的基地。就在我停车过程中,我的座位不知道为什么就一直在被往后挪,脚完全够不着刹车。

于是,我往后视镜看了一眼,发现LisaLisa老师后面坐着年轻的二乔。当时我的内心就是:“哦,是你啊……等等!!二乔是不是你搞的鬼!”

介于二乔一脸惊恐的看着我,我觉得可能不是他的锅,他可能就只是提供了一个交通工具debuff而已。所以说车上除了我、LisaLisa和二乔,还有一个人。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没法从后视镜里看出那个人在哪。

#卧槽,有人算计我!!#

 

眼看我那车溜来溜去一连撞了好几辆车,马上就要一头栽进旁边一个看上去像巨型搅碎机一样的玩意了。我【一个自以为是普通人的司机】急中生智,松开自己的安全带、离开座位、对准刹车就是狠狠一脚,然后立即换挡、放下手刹一气呵成。

 我终于把车给停在搅碎机前面了。

 

可能因为刚刚真的太诡异了,全车人都对我的车技产生了谜一样的质疑,甚至还有说“干脆就在这个停车场练练车吧”的。

我:???EXM??刚刚把你们载过来的好像也是我吧?

 

 

作为一个气成河豚的人,我是不会对LisaLisa老师逼逼的,我选择乖巧的呆在车上、假装自己就是个普通司机,并打算目送两位离去。

对,我委屈,但我不说!但是,我心中还是想狂骂那个坐在我后面、还要把我的椅子往后拉的混账的!说!是谁刚刚算计我的!!

 

就在我气成河豚、打算在驾驶座上划水(直觉告诉我,他们来这儿准没好事,打算等他们一走我就跑)的时候,我的车门被拉开了。我被承太郎揪出车子开始跑路。他们在最开始就打算分头行动,LisaLisa和乔瑟夫两个人一起先走了,然后我被承太郎拉着跑了……

哦,是空条承太郎啊……

是承太郎啊……

嗯????


是阿强?

#你以为是西撒,其实是我承太郎哒!#

#一开始没细想,仔细一想就很奇怪为什么这组合是LisaLisa、乔瑟夫和承太郎#

 

 

 

承太郎明显什么都没解释,就是夹着我一路跑。对,跟夹个公文包似的。我还是原来的我,对于一九五来说一米六大概相当矮小了。但是就算我又瘦又小,但我明显不像是能被夹着跑来跑去的体型吧!

#我是真的惊了,在阿强拉开我车门的瞬间,我啥气都不敢生了,连小声逼逼都没有了#

 

 

到现在还一脸懵逼、除了自己到底有多高以外啥都不知道的我坚信我肯定是替身使者。因为即使我是被承太郎以奇怪的方式带着跑的,但我坚强的腰即便是在阿强带着我上蹿下跳到处跑,我还能提起自己上半身去看白金之星。嗯,白金之星真好看!

#我对于自己没把腰闪了这件事很惊讶#

 

可能是因为我的目光太灼热了,承太郎还是稍微给我解释了一下“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做什么?”这三个问题。

 

  1. 我们是替身使者【可是你还是没告诉我我叫啥、我的替身是什么……】
  2. 我们从美国来【这……】
  3. 我们要去一个立志于征服世界的邪恶金发女人建在火山脚下的基地【总觉得有种奇妙的违和感……】

 

 

然后就在我试图消化这些槽点多到无从吐起的信息时,承太郎已经跑到了周围有不少岩浆的地方去了。我内心冒出的第一个想法是——“千万别突然脚下一滑”

 

在我东想西想的时候,承太郎冷不丁对我冒出了一句“你们柱人……”

 

啊?

你们柱人

们柱人

柱人


……

……

#我刚刚是不是幻听了??#

 

什么叫“你们柱人”?????

我怎么种族说变就变了来着??我这个身板……营养不良发育不全的柱人吗?从开车到现在,都是大白天吧……

#我不是,我没有!#

#哎妈呀,这年头连柱人都敢大白天出门了#

#你们怎么就这么放心让一个原始人开车的呢??#

 

就在我变得更加懵逼的时候,awaken那“阿姨压一压~”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然后我醒了。

啊,我的闹钟在响。

【没错,我的闹铃就是柱男的标准BGM】


彻底清醒了的我不禁开始思考一个问题——LisaLisa老师、年轻的二乔是怎么和三部承同时坐在我车上的?【←你怎么就不想想你为什么有车呢?】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