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jojo的阿狸

【JOJO混部】J大的奇妙校医处

JOJO的奇妙大学:J大的奇妙校医处

——

预警:

学院PARO

J大全名The University of Jostars

出现的角色不是老师就是学长学姐

路人视角

第一人称

替身使者出没

“我”也是替身使者【对,这次是克里斯】

我真的不知道波纹基佬组到底是JC还是CJ,我觉得只要他们两个好好的就OK了QwQ【这就是你不打tag的原因是吗……】


我不知道我在瞎写什么东西,如果出现了很糟糕的情况请不要对jojo以及荒木老师产生负面情绪,OOC在我,都是我的锅。

—————————————————————————



 

当我收到我们学校校医处的通知时,我是懵逼的,相当懵逼。事先说好,我没有手贱也没有手癌。我记得清清楚楚,“在校医处实习”是我的第三志愿。

 

不要提醒我“我们学校能救死扶伤的替身太少了”这句话,我聋,听不见的。

 

 

话是没错,我们学校能救死扶伤的人确实很少,除了逐年递减的波纹使者和逐年递增但救死扶伤人士一个没多的替身使者,我们就只剩下一群逼急了就往你脸上怼石鬼面的家伙了。


能救死扶伤的不多就算了,问题是我们学校不少人确实秉承着“生命不息,作死不止”的优良观念,在各位老师和同学生气的边缘拼命试探【还有一jio就跨了进去的】。有时候作起死来,我就很想把他们统统变成小婴儿,然后送到花京院老师那里去:)【河鳝的危笑】

#典明粥警告#



话说回来,其实我觉得带上石鬼面也没有错到哪儿去啊。你们仔细想想,带上石鬼面、变成吸血鬼,从此以后你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你生病旷课了。多好!【就是不能和太阳做朋友而已啦,放宽心……】

 

突然看我做什么?我是替身使者,不带石鬼面的,我不是吸血鬼。

对,就是没法救死扶伤的那种替身使者。

 

作为一个基本没法救死扶伤的替身使者,我一开始不是很懂到底为什么最后录我的是校医处而不是别的什么,直到J大最重要的年度庆典开始的那个夜晚——

 

 

柱之男,永远是校医处高度戒备的存在之一,尤其是在J大狂欢之夜的时候。以完美老师——卡兹为首的柱之男在狂欢夜是会喝酒的,不要不可置信,反正他们都过了不可饮酒的年龄很久了。

但·是,这不代表随便让他们喝就行了。柱男喝嗨了有很多种表现形式,我们可以举图为例……当然,为了我的人身安全以及我成绩的人身安全,我是不会以图的方式告诉你柱男喝嗨了到底是什么画面的。

#快回想起来,我是个环境生,环境生大一要修不少卡兹老师的课的!#

 

今年的狂欢夜已经过去,作为一个大一的替身使者,我还是感到惊恐了。

 

 

全校所有教职员工和学生都会参加狂欢夜,校医处也不例外。杰洛·齐贝林先生和吉良吉影先生带着几位日常坐镇校医处的学长一同参加这次庆典……哦,还有我。

啊?你问我为什么文学院的吉良吉影老师也在?开动一下你的小脑筋,我说的当然是有船医经验的那位吉良吉影先生。

 

“酒,不喝不行。”

讲道理,我真的不知道是谁说的,但就是迷之耳熟。反正学校庆典上会有酒水这种东西混进来,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应该得归咎到某些大人身上……

 

 

 

 

回归正题,校医处是以平日里医疗小组的规格参加

 

第一次惊吓出现于十一点,狂欢夜开始后的两小时,来自于桑塔纳。根据他可靠的对门住户提供的信息,桑塔纳晚上七八点就睡了。这位柱男犯困真的不怪他,换我我也困成狗啊……一个很困的柱男,他会对柱子、墙壁以及岩石表现出极其强的执念【就像你困的时候会很思念床一样】。桑塔纳很困、还喝了一点酒,表现出了轻微的危险状态。在Dio教授历来high到极点的操作和WRYYYYY的背景音乐下,桑塔纳眉头一皱,当场就想抱着安杰洛石不撒手了。安杰洛石当时就不好了,哀嚎惨得好像桑塔纳要对它做些什么18X的事一样。

结果?结果当然是桑塔纳被波纹使者们拖回他宿舍了。

 

 

第二次惊吓是Dio教授。放心,每年都会有Dio教授的身影。我只不过是去喝杯葡萄汁而已,一抬头就看见空中飞过一个压路机。这下倒好,喝嗨了的同学基本被飞过的压路机吓清醒了。

在此我要感谢乔纳森教授和空条教授。要不是他们出手相救,那我们全校医处的人都要连夜加班到猝死了。

 

 

第三次是阿雷西,我当时看到周围有一片超过幼儿园的存在了。但很快危机就解除了,这位替身使者被什么东西砸到了脑袋陷入昏迷了。为了谨防二次事故的发生,我们暂时把阿雷西安置在了手术室。放心,我们开着无影灯,不会有事的。有事的话,我们永远能在被变没之前敲晕他的:)

【另外,砸晕阿雷西的似乎就是之前压路机的零件:)】

 

 

第四次惊吓依旧是来自于柱男,这次我们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一位并不会用波纹护体的同学完全没有注意到瓦姆乌就在他不远处。他一嗨、一跳、一皮,一胳膊就搭到瓦姆乌身上了。然后……然后这位同学被吞掉了一部分胳膊【感谢瓦姆乌及时发现并停下了无意间吃同学的行为】,最后被我紧急止血然后送进了校医室。被迫加班的乔鲁诺学长脸色已经相当不好了,站在门外守着的我都能听见里面的训话声,以及“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第五次……说出来很丢脸,第五个把我吓到的是迪亚波罗。一转头一个粉色且带着奇妙斑点的不可名状之物冲着我的脸就过来,吓得我条件反射就是一拳。等我反应过来那是迪亚波罗时,他已经脚下一滑,直接pia的撞到了从校医处出来打算继续嗨的Dio教授。结果可想而知——真没人性,老板又死了。

#你觉得Dio会放过一个到嘴边的面包吗?#

 

 

过完了狂欢夜,我算是明白为什么我在校医处了——拿Out Of Time来止血、杀菌。超越时光勉强满足前者、非常满足后者。对于前者,反正是让时间倒着跑,流掉的血虽然不会倒回来,但剩余的血管还是让我勉强把时间徘徊在还没来得及破裂的前几秒了;而后者,遇到像“伤寒玛丽”这个类型的,把病毒和细菌的时间倒回到出生前就没事了,再不济也能回到病情初期。

 

作为一位校医处的半个工作人员,我发自真心的提醒各位学长学姐、学弟学妹还有同级生——千万千万不要作死、更不要搞事,校医处的大家都很累的!

#来自校医处的愤怒#

#再搞事一个个都去乔纳森教授那边体会什么叫“打到你哭为止”或者自己去和乔鲁诺学长谈谈。#

 


顺路提一下,去年庆典上发生的事故有:

  1. Dio教授不知道喝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不仅WRYYY个没完,还一边喊着“我真是High到极点了”并开始了搞事,最后被考古系教授乔纳森先生捶进了校医处。【真想知道乔鲁诺学长当时看到Dio教授时的表情是怎么样的……】
  2. 被酒精稍稍麻痹了大脑的安纳苏当场再一次和徐伦学姐表白,完全忘了自己身后就是空条教授。后果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啊啊,那久违的欧拉警告。
  3. 有人当场吐槽仗助学长的发型,这种典型作死案例,结果我们都懂的。
  4. 迪亚哥老师好像变成恐龙了,一边WRYYY一边跑,考古系和教古生物的教师们跟疯了一样在后面拽着学生们讲解恐龙的故事。其丧失病狂程度大概比恐龙可怕多了。
  5. 有一位自称是来送龙舌兰的高大“女士”出现在了现场,当时,被许多姑娘们包围的西撒教授脸色有点不大妙了。

除此之外,几位德国学生因不明原因被椰子(?)砸了脑袋。


说起来,其实我很好奇神秘的“龙舌兰姑娘”呢……_(:з」∠)_有人透露一些消息吗?【超小声】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