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生

谜一样的S.W.O.R.D动物园

在短暂的骚乱后,一猫一狗算是被“制服”了

“这是阿铁。”直美指了指刚刚扑向他的虎斑猫。
“这是壇。”不用说,壇就是那只哈士奇……

“cobra呢?”直美已经猜到了可能性,但她可不知道cobra变成了什么。

“嘶……”登的袋子里冒出了一个光滑的——小脑袋。

“cobra?”

“……”
啊啊,cobra确实变成了和他称号一样的动物呢。现在作为一条身长过两米的爬行动物,眼镜蛇宝宝完美演示了一条蛇是如何从登的包里爬到了地上这个动作。

“嗷——”
一个毛茸茸的大脑袋突然柜台后面探出来了。

哦哦哦,不愧是老虎啊。
登看着这个大脑袋不禁想道。

“秃子安静一点,”直美敲了敲自己那如今体型变得更加巨大的青梅竹马,“你也不想被抓到动物园里吧?”

动物园是对于变成动物的各位是最大的威胁。没有什么能让变成致命动物、还吵吵嚷嚷的家伙安安静静闭上嘴巴、好好的听人讲话,除了“会被抓进动物园”。
#谁会想和真动物呆一个笼子里啊?!




*




不想出门,一点都不想出门。山王可以说是遭受了不可抗的毁灭性打击——毕竟动物是没有办法骑摩托的。
#强制性死宅是什么感觉


说起来,其他组织也好不到哪儿去。如果说山王几乎是“哺乳动物(带一条眼镜蛇)的party”的话,那么鬼邪高就是猛禽馆了。


这是一只脚上系着蓝色带子的猛禽——懒洋洋的站在鬼邪高的天台的……午睡??


这只不知天高地厚、在鬼邪高的地盘上大刺刺的休息、也不怕变成谁家桌上一盘烤鸡的猛禽大名村山良树。
在一天以前,他还是个四肢健全的人类。只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结果变成了一只鵟。
诶……还会发生这种事啊……

变成鸟这件事现在几乎全校都知道了,包括轟。后者已经亲眼见过了某只变成禽类的学长了。顶着一副和以前一样懒洋洋的样子,甚至还借助翅膀优势在以前够不到的地方晒太阳。
#不过,村山好像不是杜鹃呢,轟学弟




事态还在失去控制的大道上飞驰——
受到冲击极为惨重,他们称第二无人称第一的自然还是……达摩一家了。比谁都惨,他们几乎全军覆没,变成了各种各样的……柯基。除了清一色的小短腿,还有清一色的红色小外套。不止一个爱狗人士在路过此地的时候差点回不了家了——这哪里是可爱,这分明是太可爱了!

天哪,那短短的小腿腿!那圆圆的柯基屁股!啊——这里哪里是什么危险人群集聚的地方,这里分明是天堂呐!

自那以后,“达摩一家沉迷柯基无法自拔,导致养了几乎和他们人数一样多的柯基”这种一听就不切实际的留言四处弥漫。
#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达摩一家呢



和达摩集体变狗的烦恼相对,无名街也沦陷了。 不少人变成了动物,还是清一色的猫科。其中翘楚的自然是smoky,他一早起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体型不怎么大的豹子——云豹。就在极度不适应的时候,他看到了一群同样三观受到冲击的猫。


他们思索了片刻,对smoky说——
“喵——”
?????




Emmm……
to be continue???

谜一样的S.W.O.R.D动物园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啥……】


今天的S.W.O.R.D地带也一如既往的太平——才怪,现在这里的五大组织都鸡飞狗跳的。并非和往日一样的日常性鸡飞狗跳,这次的影响有些大了……大概。



山王——
cobra想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变成了一条真的cobra这种事,然而现在他就是“一条长长的爬行动物”的状态。
惊不惊喜呀,眼镜蛇宝宝?


说实话,情况比他预想的还要严重——山王的不少人都变成了动物。比如说刚刚进来的……大和???
唔……不过这种大型猫科动物除了大和还能是谁啊。



大和自己其实也是懵逼的,尤其是在早上起来之后发现自己很难两足站立的时候。更糟糕的是——他好像长出了毛茸茸的爪子以及——一条不明物体。
#这样根本就不能出门好吗?


阿登也是受到惊吓,一定程度上的。被一通只有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嘈杂声的电话打扰了,也不知道cobra抱着什么心态播了这个电话。不过,听电话里那情形,估计不是什么好情况。急急忙忙赶到cobra的住所发现了一团衣服,以及一条同样把自己盘成一团以示正经的……眼镜蛇。眼镜蛇脖子上系着一条红围巾。

哦,红围巾。。。
#什么时候山王都有爬行类成员了??


在仔细确认了这是一条身长过两米的眼镜蛇喜欢吃甜食到令人发指的程度后,登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一定是cobra——养的蛇。
#不然呢?正常人根本就不会相信人可以变蛇的好吗!


cobra现在也很头疼,他也没法子向阿登解释自己变成了一条蛇。他最开始连自己的尾巴都控制不了,鬼知道cobra花了多久才学会了如何以正确姿势移动。


最后,他想了一个办法,用尾巴卷着笔写字!在第三次折断了可怜的小铅笔之后,他终于写完了自己的名字。原田登也在铅笔残骸里看清了cobra写下的字迹。



根据这条眼镜蛇脖子上的红围巾、对甜食的执着以及会cobra的经典签名外带那颗小星星等一系列证据,登脑子里浮现出了一个他自己都不相信的猜想——“你变成蛇了?”

“……嘶”蛇类露出了沉痛表情,并深深的点了点头。

能从蛇类黑黝黝的眼睛里表现出“沉痛”之类的复杂感情且这条蛇还能听懂人话、会写字。不出意外的话,这确实是cobra本人吧,而且对方也应了这名字。



“那……先把你带去ITOKAN?”登打算把变成长条状生物的cobra放进包里,然后亲自打包送去ITOKAN。


就在此时,cobra的电话响了。介于cobra没法说话更没法接电话,原田登只能代劳。



“cobra,秃子变成老虎了。”
……
……
登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他看看旁边盘成一团的cobra,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有点不科学。大和是老虎,cobra是眼镜蛇,是不是再过一阵子整个S.W.O.R.D都要变成动物园?
#某种程度上,你奶对了哟☆



“总之,还是去ITOKAN一趟吧。”登把cobra塞进背包,仅凭他自己一个人是很难移动变成大型猫科动物的大和了。



就在当他到了ITOKAN,打开门的瞬间,一猫一狗就扑了出来
“??!!!”


【Emmm……tbc?】



当神不让·环太平洋paro 第二章
我来试一下一张图

当神不让·环太平洋paro 第一章

当神不让·环太平洋 事先预警:贝克特兄弟组阵亡人员互换【即原片哥哥死亡改为弟弟死亡】变成班长幸存,黑斗阵亡


 我们仰望天空并一直理所当然以为,外星人自天外而来。

但是,我们看错了地方。

当他们入侵时,他们其实来自两个地壳的裂缝,在那里,有这连接另一世界的大门——突破点。 

于十五岁的那年,第一只怪兽在旧金山登陆。

当坦克、战斗机和导弹将它打倒的时候,已经历时六天,行径超过三十五英里,夷平了三座城市,死伤超过万人。

我们哀悼殉难者、追击这起攻击事件,然后继续向前。 然而,仅仅只是半年后。

第二波攻势袭击了马尼拉。怪兽的血液是含有毒素的,其中带有一种名为怪兽蓝的酸性物质。

然后,第三波袭击了墨西哥。


接着是第四只、第五只。我们意识到了,这不会结束,因为这仅仅是个开始。 这意味着我们需要武器,全新的武器。


为了对抗怪兽,我们选择了建造自己的怪兽——猎人计划由此诞生。一开始,这个计划便遭遇了挫折,单人驾驶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负荷。很快,与机械猎人进行神经元介面连接的双驾驶系统应运而生,左右大脑分别为两位驾驶员所控制。 我们开始获胜。开始无战不克、所向披靡。可突然间,情况却急转而下——



*


某猎人计划基地凌晨, 刑天灵请到4号站报道,层级44怪兽镰刀头,三级怪兽,重达8700吨。广播在死寂一般的凌晨回响。


“班长,班长。快点起来。”一个年轻人爬上卧铺试图摇醒另一个还在梦乡的人,“起来起来起来,突破点有情况了。三级怪兽,有史以来最大的,我们要出发了。”

 “好的。”刚刚还躺着床上和周公聊天的人慢悠悠地起床,“别叫班长,叫哥。” 


现在是阿拉斯加的凌晨,冬天的黑夜里还飘着鹅毛大雪。如果没有怪兽,也许这对兄弟现在可能都在校园、考场奋斗。 “早安。”

“早。”他们互道早安,匆匆刷完牙,踏上去基地报道的路。

“现在几点了,黑斗?”被叫做班长的人还有点睡眼惺忪。

“两点。”更年轻一点、也更兴奋一些的黑斗说。

“凌晨?”

“是的!我们来个五连胜如何,班长?”

“叫哥。还有,别太掉以轻心了。”

“没问题,让我们把它杀个片甲不留!” 


红斗和黑斗是一对兄弟,虽然不是双胞胎,但他们之间的默契就是在游侠驾驶员里也算是出类拔萃。 这对兄弟已经进入位于机甲头部的操作室,即将准备正式和彼此、机甲连接。


“快点!”
早早站在四号站的黄道今天也在熬夜,他是这里的首席技术顾问,同时也兼任监听怪兽的工作。
“你们两个都快磨蹭到空投的时间了。”另外,照顾好红斗黑斗两兄弟也算是他的工作之一,“别得意忘形了,小心点。”

『检查驾驶室,准备投放』


『驾驶舱门确认关闭』

『准备投放』
『刑天灵已准备好最终投放』
『连接成功』
『开始驾驶员连结系统』
『连接中……』

『驾驶员连结程序已建立』

『刑天灵出仓,第四号仓』 『刑天灵准备与校准完毕』
『士兵们,这里是杨减,现在准备进行神经系统对接。』
『十五秒后开始对接』
『14……13……12、11、10…… 』

“准备好进入我脑子了吗,小子?” 

“你先,班长你先来。”

『神经系统对接开始……』
通感,基于国防部先进项目研究局的游侠驾驶员神经系统,两位驾驶员通过记忆融合与机甲心神合一,连接的越紧密,战斗力越强。

“神经系统完美对接。”坐在全息投影前观测刑天灵情况的黄道又一次确认红黑兄弟连接正常。

『右侧操作系统校准中……』 『左侧操作系统校准中……』 『校准完毕』

“士兵们,你们的任务是守护安克雷奇最后防线的安全,收到了吗?”

“收到,长官。”

“长官,有民用船只在目标海域当中。”黑斗看到了全息定位上的一个微小光点。

“士兵,服从命令。你们的任务是保护城市。”

“……遵命,长官”

“真是无情。班长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吧?”

“我可在你脑子里。”

“嗯,那我们出海打渔吧,班长!”

“出发了!”

世界上总有以人力无法抗拒的东西,比如说神、天灾。当飓风来临的时候,你得给它让道。但当你驾驶着机甲的时候,突然间,你就有了与之对抗的力量,你能赢。


红斗和黑斗在海里走着,在风暴的海里。他们一边定位着怪兽的方位,一边寻找小船。无论是怪兽、还是渔船,在监视仪上都无处遁逃。它们的行踪,都尽在掌握。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小船和已经完全出现在视野里的怪兽。至少对于一个七十几米的巨人来说,刚刚那点路真的不算远。
这对兄弟出现在渔船的后方,隔着小渔船,就是三级怪兽“镰刀头”了。这艘渔船的位置确实很糟糕,它夹在两个战斗怪物之间了。 红黑兄弟操控着刑天灵,将一只机械巨手伸向了渔船。在保证渔船安全的情况下,他们将渔船捧起,然后放在了另一边。


 “调整扭矩!”端起船的刹那,红斗喊道,现在他们几乎是背对着怪兽的,这很危险。怪兽又不傻,你背对着它的时候它不攻击才怪。

 “我正在弄!”

虽然他们彼此就在对方的大脑里,但黑斗还是忍不住想说话。他伸出右手点击手动控制板,同时左手保持防御姿势。


『转矩锁定』 



机甲左侧锁定,姿势与黑斗完全一致。镰刀头的攻击打在了防御位置上,没有出什么大碍。同时,渔船也算是安然无恙,既没有被踩扁也没用被掀翻。


在背后挨了镰刀头一爪子之后,刑天灵扭过身来,狠狠地给了它一记老拳。铁拳炸裂在怪兽脸上的感觉很好,至少怪兽在挨了这一下之后踉跄了好大一步。紧接着,就在怪兽恢复平衡的瞬间,刑天灵又给了它一拳,正中左脸。


忘记说了,第一下打的是右脸。如果这不是黑漆漆、身上有金黄色纹路、嘴巴里蓝莹莹得跟荧光剂喝多了似的、有两只颜色介于青蓝之间荧光小眼睛的怪兽的话,估计这家伙脸早肿得和腮帮子里塞了两个包子一样了。

 
看来皮糙肉厚也算是维持住气场的基本手段吧。要是真肿成那样了,估计游侠驾驶员能活生生给笑死过去。

 
第二下也够有力的,打得镰刀头昏昏沉沉脑袋直接往水里栽。阿拉斯加很冷的,所以海水也拔凉拔凉的。也许它就是因此想让自己受到伤害、可能充血的脑子在海水里冷静冷静。

可等三级怪兽·镰刀头抬起头的时候,第三下已经在上头就位、就等它抬头了。刑天灵同时举起双手,然后狠狠地又给了镰刀头脑袋上一下。可怜刚刚爬起来、还摇摇晃晃的怪兽,现在它的脑袋又回到水下了。也许再挨几下镰刀头就可直接改名叫扁刀头了。

怪兽也是有尊严的,老挨揍实在不是它的风格。镰刀头又一次站起来,发出咆哮,然后向刑天灵扑去。它的目标大概是刑天灵的脑袋,之前那几下仇是时候报了。刑天灵的驾驶员们也眼疾手快,虽然因为机甲体型巨大而无法闪避,但是出手阻挡还是可以做到的。镰刀头满是复仇和愤怒的一口结结实实的咬在刑天灵的左手上了。镰刀头的个头和刑天灵差不多,巨大的冲力直撞得这机甲向后退。 红黑兄弟毕竟也是老驾驶员了,打过的怪兽也有不少了。他们很快找回平衡、并甩开了镰刀头的大嘴。他们一手抓住这家伙的尖尖的大脑袋。

“抓住他了,快开炮!”
“交给我吧!” 

离子炮发动。一下、两下、三下……每一次的冲击力都撞得怪兽往后退,最后它都给打得往后飞了几步,然后重重的沉入海中。

“执行报告,长官。”红斗说。 他和弟弟黑斗觉得现在怪兽已经一命归西了,他们放松了警惕。

“等离子炮在距离陆地7英里的大陆架爆炸。”黄道好像观测到了一点奇怪的东西,他觉得隐隐的有不想的预感,“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任务完成,长官。我们发射了两次等离子炮。我们消灭了第五只怪兽。”红斗说道。

他已经能料想到等回到基地之后等待他们的、来自杨将军的一顿好打了。他们一切顺利,就等着凯歌高奏的打道回基地了。


 “返回防线,马上。”直接命令被违反了的杨减将军下达了最后指令,看来有必要教训教训这两个小子了。

 “遵命,长官!”胜利的喜悦叫他们即使知道回去肯定要被杨将军一顿好揍也止不住上翘的嘴角。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

“等一等,怪兽生命体征在增强!”黄道的声音传来,带着巨大的不可置信,“传感器已确认。那家伙还活着!”
“刑天灵!”杨将军带着怒火的嗓音立即传到了机甲驾驶舱内。
“我们还能收到生命信号,那只怪兽还活着!”黄道觉得不祥的预感越来越严重,“再重复一遍,那鬼东西还活着!”

突发状况迅速浇灭了胜利的喜悦。刑天灵的驾驶员们立刻警觉了起来,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没有怪兽能吃了两发等离子炮之后还活着!至少先前从没有这样的先例!

“带上船迅速离开那里!收到了吗?!”黄道紧张到了极点,他预感如果刑天灵在那里就留绝对会出事的,“立刻离开那里!”

而在海湾里的刑天灵仍在通过照明灯寻找怪兽的踪迹,海面上有蜿蜒的血迹——即怪兽蓝的痕迹。那家伙还没走远,它就在附近某处!海面一片漆黑,除了汹涌的大浪什么都没有,简直就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就在刑天灵转身的一瞬间,镰刀头从一个大浪里跳了出来,直直地扑向了它。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驾驶室里的红斗黑斗甚至都来不及反应。镰刀头牢牢抓住了机甲,他努力地试图用自己的大嘴把刑天灵的“脸”咬下来,索性它的头部构造救了机甲一命,它的嘴距离刑天灵的脑袋还有一定的距离。

“交给你了,黑斗!”
红斗努力架住镰刀头,同时,黑斗也启动了等离子炮。他们没想到的是,镰刀头竟一爪握住了等离子炮,然后那尖锐得就像一把斧子一般的大脑袋就向着刑天灵左肩的位置顶了过去——

“指挥室,我们被打中了!”红斗的感觉很不好,他的感觉和刑天灵也是联通的。现在自己的左胳膊就像断了一样疼。黑斗的情况要更糟糕些,他是直接负责左臂控制的那个。与此同时,带这等离子炮的左臂从空中坠落,擦着渔船落到了海水里,溅起了一大朵水花。


 “左臂失控,长官!”

黄道意识到他最不好的预感成真了。 镰刀头一爪拍向刑天灵的头部,长又尖的爪子撕裂了机甲的头部,它直接打穿了外壳。

“外壳,它打穿了外壳!”

撕裂位置距离黑斗很近,几乎就是。红斗惊恐的看到镰刀头长长的尖指甲伸进来。


“班长,你——”黑斗转过头着急的想对红斗说什么,但什么都来不及了。他被镰刀头的爪子抓出来去了,就像从笼子里被拎出去的实验用小白鼠一样——迎接必然的死亡。

机甲被开了好大一个洞,几乎有它小半个脑袋那么大。里面的电路啊、仪器啊,甚至是还在驾驶舱里的红斗都能从外面看的一清二楚。如果镰刀头的爪子再往里探一点或者再向右偏一点,两个驾驶员就都要被拖出去了。

但是啊,就算是被拖出去一个,这也是说不出的残忍。他们还在通感中,红斗能清晰的感受到弟弟的死亡,就像自己身体的另一半被撕裂了一样的疼,好像自己的一部分也跟着一同死去了。他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弟弟,被拖出去瞬间的震惊、绝望、痛苦以及死亡。他离黑斗是那么近,连一个手臂的距离都没有,可他却无能为力,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被拖出去、消失在暴风雨里、然后死亡。他们曾一同幻想过万事结束之后要把之前执行任务的地方都玩遍,也曾一起讨论过事后要怎么和杨将军解释他们为什么又违抗了命令的。

在绝望和痛苦里,镰刀头的下一波攻击到了。红斗挣扎着,试图从疼痛里摆脱出来并重新控制机甲,但他失败了。

镰刀头按住刑天灵,它又像匕首又像斧头的脑袋又顶了过来。尖锐的头部直接捅进了刑天灵的胸口。红斗艰难的把左操控仪换到了右手,他代替已经牺牲的黑斗成为右侧操作系统的驾驶员,他启动了右侧的等离子炮,在剧烈的摇晃中对准怪兽。镰刀头又一口咬在了刑天灵左肩的断裂口上,撕下了一大片外壳。

『等离子炮准备中……』

怪兽还在不停的撕咬,而刑天灵则在努力在这巨大的晃动里对准它的要害。在一阵刺目白光里,怪兽终于迎来了它的死亡。红斗觉得等离子炮的光刺眼得叫他想流泪。


 “第二次开炮中断了所有连接,长官。”坐在监视屏前的黄道已经寻找不到任何来自刑天灵的讯息了,“我收不到任何信号。”

“压力下降中,失去压力,再重复一遍,失去压力。”他一时半会儿还不想那么快失去希望,那是他们基地最后一架机甲了。

可是海面仍是一片寂静,什么信号都没有传来。

“长官,我想我们失去刑天灵了……”黄道盯着全息显示屏自言自语。





————————



我突然觉得还是文字版比较好,图简直糊成一团……

脑洞:
当神不让的环太平洋AU
以及——小黑斗他又便当了_(:зゝ∠)_

因为landlady而有感而发的奇怪玩意2333(←那都是一年前的老干货啦喂!)

时隔多日,我终于回来冒个泡了233

搬运了成功一击让我掉坑的脑洞(我一个黑斗粉最后被金翅策反了,从此走上恶搞金老师的不归路😂)

我做了一个梦,现在把这个梦套到班长身上,只觉得自己有毒😂

搬运来自群里一只巨巨的脑洞(灬°ω°灬)
【ps:群里和微博上其实好东西更多_(•̀ω•́ 」∠)_】